反传销救援中心,反传销交流 

反传销救助咨询网--大海反传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5|回复: 0

中医药研究生举报瑞成宇和涉嫌传销 虚假宣传

[复制链接]

860

主题

862

帖子

406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68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反传销网9月30日发布:2018年9月26日,反传销网总编凌云先生的邮箱里,收到一份特殊的举报投诉信,电子信件的标题标注为“我是一名中医药大学研究生 举报瑞成宇和”,以下我们将投诉邮件发布(为了当事人的隐私,隐去部分个人信息)
  反传联盟的老师好:
  说来惭愧,我是XX中医药大学的一名在读研究生,从事中医专业肿瘤方向,一直跟随导师在基层从事肿瘤防治工作,因为这几年看到国内保健品的乱象,每次科普宣讲我都会给中老年人打打预防针,但没想到却是后院起火。
  我的母亲是一名善良的全职太太,或许是因为自小身体柔弱,母亲又赋闲在家,自很久她便接触养生保健品,气功,导引,辟谷等等,家里的保健仪器,保健药品一大堆,后来自己做酵素,加上她是一个佛教徒,经常会接触一些佛友,最终接触到了“瑞成宇和”这家公司。
  每次看到“瑞成宇和”这几个字,我总是不禁会气到发抖,这是一帮怎样厚颜无耻的人啊!
  2017年11月份,我因为连续经历忙碌的社会实践,执业医考试以及参加创业大赛等项目,身心俱疲,在同母亲的通话中,透露出想休息的意思,母亲跟我透露说天津有一个为期三天的军训,可以去放松一下。因为我历来是喜欢军训的,喜欢那种雷厉风行、血气方刚的军人做派,于是答应前去。却没想到被母亲拉进了保健品洗脑营。
  11月底,我来到了天津市武清区,事后我才了解到,武清区在保健品界的名号相当于嫖妓界的东莞。目的地是一片有些废旧的厂房,外头也没有厂牌,去到以后,母亲的佛友刘姨接待的我,我对她原本就没有好感,最开始拉我母亲入什么会的也是她。但无奈之下仍需好颜相待。刘姨先带我去了一间屋子,那间屋子里摆满了各种证书、荣誉什么的,她一个劲儿地跟我说如何如何,因为我事先给自己打了预防针,我拍了一些照片。
  当天下午分发了军装之后,我还好一阵兴奋,到了晚上就不对头了。他们把我们集中到一个三楼的会议室中,窗户什么全是封闭的,进去的时候,每个人要说是谁介绍来的,如何如何,然后说是开始素质拓展活动,每个人自我介绍。我观察每个人脸上的表情,要么是那种类似于狂喜要么就是默然,他们热情的过分。这种场合,让我坐立难安。他们说的最多的就是“家”“团队”“集体”这一类的词。活动进行的差不多之后,主持人煽情地说了一通,最后要放松,开始了劲爆的音乐,并且关上了头顶的大灯,取而代之的是镭射灯,然后一帮穿着军装的人开始疯狂的摇摆!说实话,我一个大男人真的害怕了,是那种瘆人的害怕,在那种环境里,每个人都是疯狂的,我尽量远离人群,但是不断有人过来邀请我加入他们,说是释放自己,真的有那种不可控制的想去起舞的冲动,但理智告诉我那是假的。
  那晚上我也知道了,这100多个人当中,大概一半人以上都是害过大病的,他们来到这里,是想寻求一种治愈的办法。
  第二天一大早,还是起来军训了一会儿,可也就一堂课的时间吧,那个活动量只能算是热身。这帮人中各个年龄段都有,我算是年轻的,年长的有七十多岁了吧,这些年长者或是患病者在队列里很显眼。
  吃完饭,开始了他们所谓的产品发布会,还是昨天的大会议室,大白天,拉严实了窗帘。可那叫产品发布会吗,产品发布会说的应该是产品的技术、卖点、市场,可这帮人一直在讲些爱国、诚信、团队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技术核心就是说了个小分子切割技术,把中药分割到分子级别,还能保持其药物活性,内病外治,就这么几句话完事儿了,然后开始一些人声泪俱下的分享。
  主持人是个东北人,职位是全球技术总监,说:“比尔盖茨要花500个亿买他们的产品,而他们的董事长马建因为爱国,不卖,所以,马建董事长是不是好样的?”下边人群喊:“是!”主持人又问:“小分子切割技术是不是世界第一?”下边又喊:“是!”想到这儿我又觉得挺可乐的,看到这群人,我觉得可悲又可怜,他们是经历了苦难,可为什么苦难就磨平了智商、磨尽了理智?后来我专门去看了《乌合之众》这本群体心理学的书,“群体唯一的力量就是破坏”,“群体最不需要的就是理智”,我明白了,这帮人也是玩心理学的高手,所以能让这帮有所求的人服服帖帖。类似如此厚颜无耻,还有说习大大、胡锦涛给他们题词,我就笑了,国家领导人给哪家公司企业题过字?这么不要脸的吗?
  后来又上来一个人,号称是全球市场总监,身份是上一个人的老婆还是什么,再上来一个也是个什么亲戚,我当时都惊呆了,合着这个全球公司,都是你们一家人开的,这也太牛逼了吧,可看看身边这帮人,竟然都在认真地听他们忽悠。
  这帮人还打着什么旅游的幌子敛财,组建团队,去到些人迹罕至的地方,开各种洗脑会。
  下午我实在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这儿听这帮人忽悠了,我找了个理由跑了。回去的路上,我从网上搜索这个瑞成宇和,负面新闻铺天盖地,被多家电视台爆过光,可没想到还在这里干着勾当。我后来又在网上研究他的这些证书,荣誉,一搜更是啼笑皆非,全是些野鸡协会或者甚至是些捏造出来的子虚乌有的东西,还有中国国情信用年鉴,网上说那个东西07年还是08年以前还行,后边就腐败关停了,可见这就是一帮骗子公司自己掏钱印的,包括什么非洲论坛乌干达国王去考察,那一年根本就没有举行非洲论坛,乌干达已经是共和国了,人家是总统,也根本没有国王这一说法了,但他们确实有些是真的,那些产品专利号是真的,可这些应用型专利申请流程很简单,说白了不过是交点钱就可以的事情。可让我感到愤怒的是,中国政协报上登过他们的东西,虽然是特刊,知道的人一眼就看得出,那不过就是广告,但是不知情的老百姓可不这么想,政协报啊,多了不起的报纸,那这产品还能有假?!我希望传统媒体能够有节操,有良心。
  他们的产品不带外包装,美其名曰减少成本费还是什么的,拿货方便,以直销自居。回去以后,我把所有的证据写了几张纸,一条一条的摆给我妈看,并且一块同她看电视台曝光的视频,当时把我妈看哭了,可没想到实际上她并没有真的认同我说的话,反而最终来了一句,“网上的东西真真假假,我只相信我愿意相信的”。而现在,我爸也加入了。五一劳动节时候,我回去同我爸喝酒,借着酒劲,我给他们俩跪下了,我觉得这件事不能干,赔钱是小事儿,这事干了,咱家就没脸面了,您儿子学医是为了什么啊,这样我学医还有什么意义?可我妈说我读书读傻了,要打我,哈哈哈。
  我自认为我们家还是很和睦的,或许有些我不知道的东西,我每次回家都会给他们把脉,他们很少给我打电话,我也基本上保持着每周一通电话打回家,我们之间关系很好,我并没有像是电视上说的那样因为我冷落了他们,他们所以要找事情做,我们家的经济条件也还可以,可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后来我找到了答案,从科室里那一个个肿瘤患者身上。不同时期,朝代更替,战乱或是安定,人们对于生的渴望总是相同的,今之人吃保健品,与古之人服食丹药并无二致,这是生命的本能,但人不能总受本能驱使,这样就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动物,就失去了作为一个人应该有的智慧。
  保健品或许有它治愈疾病的可能性存在,统计学在人命面前一文不值,所以这些人选择了这种方式,最终或许后悔,或许不后悔,可我想,后悔的还是居多吧,因为他们下的赌注太大了,大到自己、身边的人都无法承受。
  我是一名中医,我热爱中医,但是我反对盲目偏信中医,中医、西医的存在是为了解决疾病,而不是彼此争论不休,中医现在到了非常时期,我希望国人能够正确的对待中医。所以,我请求,反传联盟的老师能不能扒一扒这个瑞成宇和。
  谢谢了!
  对于该投诉内容,反传销网将进一步跟进了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传销救援热线

  • 孙老师:15064821773
  • 陈老师:17710269800
  • 文老师:15131828813
  • 王老师:18622779528
  • 电  话:0393-5566994
  • 电  话:022-87936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