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救援中心,反传销交流 

反传销救助咨询网--大海反传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1|回复: 0

狂热与幻想:草根财团、山寨交易所、传销社群和币圈自媒体

[复制链接]

772

主题

774

帖子

367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670
发表于 2018-4-28 09:3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天暴涨10倍,在随后的24小时内,遭遇滑铁卢,暴跌50%……“妖币”GTC背后的庄家操盘之血腥,让新鲜韭菜们彻夜难眠。

广东省惠州市的土地已逐渐从冬天里苏醒,气温攀升25摄氏度,苍穹映衬高耸的华贸大厦,玻璃幕墙上清晰印着招租电话,与刚刚那一幕惨烈的厮杀完全隔绝。

“就在对面,我们准备租一层楼,做办公室使用。”狼雨团队录下了这一片刻,将视频转发到数十个微信群里。他们所指的“对面”就是华贸大厦,一层2000平方米,他们要租独立的办公室,供创业团队使用。

“狼雨财团”,这是韭菜们对狼雨团队的称呼。这个充满草根气息的“财团”,靠SEO业务起家,此前叫做“狼雨SEO网络”,绝大部分收入来自于网络营销,百度搜索引擎的算法是其业务内核,一旦发生调整,内容分发和技术手段将直接受到冲击。

在加密数字货币的浪潮中,狼雨SEO工作室摇身一变,成了币世界里的财团,手里仿佛有数不尽的钱,与手握40亿杀入EOS权力之争的“温州帮”一起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那么,照这么看,如果说新世界里有什么代表新势力,钱,依然是。

“你说的这些三方操盘团队我们也接触过,要价很高,我们确实承受不起,没有办法雇他们。”一家做汽车大数据的上链项目方表示,但他们没有透露具体的价位,只说光上一家交易所就已经让他们花去数千万元上币费,知名交易所币安甚至开口跟他们要一个亿的上币费,额外的开销便成了项目方不可承受之重。

2

一张网友到访惠州蜂王网络科技的照片在网上流传了开来。

对于自己操盘了G币,狼雨财团不仅毫不避讳,在代理的第19个500人群里,他们大方展示了自己持仓情况:4月23日11点17分,持有101.28万G币;4月24日凌晨0点28分,持有101.28万G币;4月24日早晨9点,持约278万个G币。

对此,狼雨财团发出的信号是:“我们现在的团队集中表态,如果没有狼总的信号,我们坚决不下车,与狼总共进退!”

“都飞了 ,就G币不动,真是独立行情!”

“1个都不卖!”

“我100亿马上杀到。”

情绪亢奋,宛如病毒,在空气中迅速游窜。

而根据狼雨财团在互联网上散布的消息,手握几十亿的资金,除了GTC,IOST也是他们的重镇之地,此外,还有一种猜测也在市场蔓延开来:1月份给波场(TRX)拉盘100倍的幕后庄家也是狼雨,而不久前,GTC的创始人徐乐曾自信满满地表示GTC涨到3000%不是梦,并且,GTC与波场还有一层暧昧关系——GTC已经宣布参加波场的超级代表竞选,并将logo悬挂于后者的官方网站上。

由于这个市场缺乏公开的信息披露平台,各类消息成了资金炒作的主要依据。这类消息可以是官方的,也可以是小道的,因为普通人一般不会借助工具,媒体、社群就成了项目方主要利用的渠道形态。

围绕着大庄、核心人群、大户、韭菜,社群运营演变出了严格的等级划分,构成了同心圆式的传播模型,一旦庄家有消息,分层传递、环环相扣,庄家出货消息的延迟程度成了社群的盈利模式的本质,这早已是圈内共识。

3

万亿焦虑不断发酵,酿出了万亿传销的空气。

一个少年黑客,早些年进入币圈,依靠炒币完成了财富积累,目前正在进行人生中一次重要的转型。基于今年很多新上币的项目,敏锐的他及时将自己的身份从一名投资人转为了创业者,并将原来掌管的一家游戏公司转型做了社群,结果发现有暴利可图,而运营的成本极低廉。

据他口授的奥义,帮项目方运营社群,无论是地推还是线上增长,要获得成功,不得不依赖于一些传销手法。

武汉龟山不远处的一家商务酒店顶层会议室里,曾举行过一场区块链路演,参会人数有百余人,较之寻常路演,现场气氛异常热烈。武汉工商联某退休官员、项目方代表还有某神秘会长,构成了本次创业链(SYB)“链动世界”路演的剧本。

演讲嘉宾的内容与SYB项目本身风马牛不相及,有两位嘉宾登台亮相时获得了现场中间区域的欢呼声。演讲内容很一般,漏洞百出,核心要义传达出了一种对财富强烈渴望的欲念:告诉你这里有个金矿,躺赚,要那就加入吗?掏钱买“矿机”。

然后,其中一位嘉宾指着坐在第一排、人均月入可能还不到1万的媒体人说:“你们看第一排身价过亿的人士……你们说,是不是?”

在这里,“金币矿机”是分级的,每级矿机产生的金币数量不同,级别可达5级之多,并且矿主也分5级,上一级的矿主要拿走下一级矿主每天挖出金币的10%作为奖励。

比特大陆的云挖矿都没有这么会玩,潘多拉的盒子就这样被打开了。

“想赚钱须得有币,把挖出来的币拿去卖,留下来的币去复投。这样搞的话,不容易崩盘。币是锁仓的币,因为不锁仓的话,那些大佬会去砸盘。”在SYB的社群里,有人这样说道,这有可能是“热心”的路人,也有可能是项目方的自己人。

见鱼迟迟不上钩,再热心的路人也不耐烦了,开始在群里轰人:“你要是怕就别玩,怕这怕那的,你就呆在家里别出去,出去还有车呢,就不怕车撞到自己?”

4

SYB这个项目里还有一种不啻于山寨交易所的存在。

(firecoin网站界面)

不同于火币,“火币全球”粗制滥造,注册时弹出的网站条款部分没有内容只剩光秃秃的编号,更关键的是,在交易界面里,显示的几种主流加密数字货币K线图和交易数据全部都是假的,而一些莫名其妙的小币种的k线总是暴涨暴跌,这与其他主流交易所的数据信息完全脱钩。

SYB和FT就属于这种莫名其妙的小币种,尤其值得关注的是FT币,在网上很难搜罗到它更多信息,但这样的币种却成了这个神秘“火币全球”世界里的硬通货:“火币全球”的提币渠道除了ETH就是FT,所有场内交易的资产都是以FT为价值进行锚定的,投资者如果在场内进行交易,需要支付的交易手续费为0个FT。

但投资者如果要进行提币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该交易平台支持ETH的提币但币最低为0.1个ETH,为此,投资者需要支付1个ETH作为提币手续费。这是一个什么概念?按1个ETH等值4000元人民币进行计算,哪怕提取400元人民币,也要付出4000元人民币的代价!

就是这么疯狂。

SYB的代投群,推介人的头像还在闪烁着,仿佛现在不注册、不交易,财富就要从手中溜走一般,他焦急地催促道:“咱们现在这个币上国际交易大盘了,你如果有以太坊钱包,是可以搜到我们的代币的。刚开始人家认筹的时候是1块钱,我犹豫了一星期开始搞,搞的时候是1.48,现在2块8、3块吧。今年预计上8个交易平台,庄家那边可以托底到50。年轻人啊,现在的虚拟货币,投资早才能赚钱多一点,像EOS那种太晚了,肯定不理想。”

5

如果说线上社群在币圈有特殊地位,那么水军和公关公司就是社群重要的生力军:可以说,行情造就了他们,他们反过来也在刺激行情。

水军蛰伏在各种网站论坛里(知乎、贴吧等)、各种讨论币的微信公众号评论里、各种微信群QQ群里……在这里,传播的规律被改写了,惊人的阅读量、评论数量背后都是乌泱泱的水军——至少,这个圈子里有一半以上的流量都是这么来的。

“棒棒老大,我们来了。”

“无限子弹大棒棒。”

在推动乌合之众前进的过程中,自媒体也肩负着沉重的历史使命。

“我们之前给游戏公司做自媒体也很成功,我们现在要做一个区块链媒体,招8人组个团队就够。”凤凰(化名)说,她是一家公关公司的运营总监,而这家公关公司盛产大量自媒体账号,区块链只是其中一个。据她所言,他们手握众多币圈大佬资源,投资人追着他们跑要他们做一个自媒体账号,他们不敢贸然接受投资,最后选了几家决定干。

“公链落地太遥远,炒币的人群毕竟还是小众,”她说,随即话峰一转,“我们不能只给币民服务,要为大众服务,要一茬茬地割韭菜就必须先种韭菜,我要问问你,你会对割韭菜这个事情感到反感吗?”

冬日里种下韭菜以便春天收割,这8个人的自媒体账号,除了日常接一些项目软文和公关服务,还计划未来要发行基金向公众敞开、允许公众认购份额。

“如果是我们的成员,我会给你更便宜的份额。”他们说,落地窗外,夜幕已经低垂,北京朝阳区东三环正在兴建高楼,而窗内的人,低头专心做着键盘侠,荧屏上的暴涨暴跌似乎于他们、于世界是隔离的。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相信自己可以凭借投资挣钱,为什么不直接参与交易?

“Dollars”是一名浸淫外汇市场多年的者,他在研究了一圈加密数字货币市场后发出一声感慨:“我们的资金总是很惶恐的,没有指导,它们仿佛不知道要到哪里去。”

时代裹挟着泥沙和雪花滚滚而去,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传销救援热线

  • 孙老师:15064821773
  • 陈老师:17710269800
  • 文老师:15131828813
  • 王老师:18622779528
  • 电  话:0393-5566994
  • 电  话:022-87936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