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救援中心,反传销交流 

反传销救助咨询网--大海反传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医药行业猛刮传销风:19亿特大医药传销案后,连上市药企也波及了

2018-3-13 21: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27| 评论: 0|原作者: 深蓝财经|来自: 深蓝财经

摘要: 医药政策逐步实施,一些医药企业和以往顺风顺水的日子相比,正在遭遇一些新的难题。为了拓展新的销售渠道,部分药企竟然铤而走险,违规玩起了“传销”的手法。除了去年发生19亿特大医药传销案外,有四家上市公司(康 ...

医药政策逐步实施,一些医药企业和以往顺风顺水的日子相比,正在遭遇一些新的难题。

为了拓展新的销售渠道,部分药企竟然铤而走险,违规玩起了“传销”的手法。除了去年发生19亿特大医药传销案外,有四家上市公司(康美药业、香雪制药、陕西医药控股集团、金木集团)也陷入传销风波。



康美药业

被指直销产品超标20余种

康美药业(上交所:600518)是在1997年创立于广东省普宁市的医药企业,当时是“广东康美药业有限公司”。2000年,开始进行股份化改组。是集药品、中药饮片、中药材和医疗器械等供销一体化的大型医药民营企业之一。2001年,康美药业股票在上交所成功挂牌上市。

近日,多家媒体发布《康美药业“大爱无疆”的完美面目下,被曝或涉传销行为》一文,称康美药业在多个非直销区域开展直销活动,并销售非公示直销产品达20余种,其奖金分配制度系多层级计酬,涉嫌传销行为。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信息显示,康美药业经批准直销产品仅一种,康美牌西洋参胶囊。但该公司市面的直销产品约20余种,包括食品系列营养屋银杏三七山楂茶多酚胶囊、津玉袋泡茶、营养屋铁皮石斛西洋参红景天胶囊等十余品种;护肤品参姿倍润滋养护肤套装、参姿倍润滋养面膜等7个品种;家居用品如净怡佳蓓洁洗洁精、欣煮艺聚能锅、乐宜+牌空气净化器等5个品种,远超其商务部批准范围的数十倍。

商务部信息显示,康美药业的直销区域仅限于广东省内的部分地区。但媒体爆料,康美药业直销活动早已遍布全国。

在河南郑州市,康美药业设有郑州体验店。据康美华中区域总经理李雪在产品说明会上的表示,郑州体验店是康美总部对于河南市场体系成绩的肯定。并有直销经理介绍,康美在河北、天津等地各有多个工作室,经常举办各类活动。


一天津工作室负责人详细叙述了康美药业奖金制度,分为市场培育奖(可拿网络下面10层)、销售业绩奖(可拿小区业绩10%,不分层)、感恩互助奖(享受上一代业绩奖5%、下两代10%)、组织管理奖(可以拿紧缩的2代管理奖的10%)、全球分红等。

1月27日,康美药业专门发布澄清说明称,“该报道所涉及的相关内容不符合相关事实。”康美药业强调,媒体报道所称的其他直销20余种产品以及广东区域之外地区的销售,主要是通过公司下属商业公司、自营和加盟门店、代理商、经销商、电商平台等业务渠道进行销售,不属于直销业务的范畴,并表示公司在获批区域内严格执行商务部报备的计酬方式开展获批直销产品销售业务,不存在传销行为。

资料显示,康美药业全资子公司康美时代自2014年启动直销业务,直销业务模式是:客户通过康美健康平台购买直销产品,满足一定条件可申请成为康美药业直销员,经公司培训考试通过,颁发直销员证,开展直销业务。此外,直销员还可以参与电子商务模式、连锁加盟模式、微商代理模式、授权经销模式。到了2016年,营销模式缩减为直销业务模式、电子商务模式和连锁加盟模式。

此前新京报引述业内人士指出,要判断是否超范围直销,关键要看那些没获批直销的产品是否在通过直销体系售卖,“但这个并不容易判定。”

1月29日,新京报记者以想成为直销员为由拨打了康美时代的客服热线,热线工作人员表示,在未成为其会员的情况下,无法更详细说明直销员的相关内容。在7个工作日内,直销员会回电话告知具体情况。同时,新京报记者又向康美药业发去提纲,但截至发稿时,均未得到任何回应。

香雪制药

旗下子公司被指涉嫌传销

2017年年底,湖南媒体《三湘都市报》称,上市公司香雪制药旗下全资子公司九极生物在湖南涉嫌传销,存在跨区域直销、收取高额会员费等行为。湖南长沙湘江世纪城某住户家有多人从事发展下线的宣传活动,现场讲解产品和奖金激励制度。



报道称,九极生物采用的是多层返利的“三网合一”制度,由级差制、原动力和新动力三部分组成,当团队产生业绩,作为上线的会员,可以此向九极生物公司领取奖金。这种以团队、层级为基数提成,因而被质疑为团队计酬的传销行为。 

资料显示,九极生物2013年获得直销牌照,首家获得直销牌照的广东医药上市公司,目前的直销区域为浙江、贵州、青岛等九省市,并不包括湖南省。其直销产品为九极益康等5种口服液产品。香雪制药2016年度报告显示,九极生物生产的直销产品是通过直销人员直接销售给消费者。


去年4月份,九极生物在湖北省通山县进行非法传销活动,被湖北省通山县工商行政管理局依法查处。

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一则行政裁定书【(2017)鄂1224财保18号】显示,湖北省通山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在查处广东九极生物公司于该县非法传销一案中,为防止该公司转移或隐匿非法资金,通山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向通山县人民法院提交财产保全申请,要求对被申请人(九极生物)在支付宝及金融机构相关账户的存款依法予以冻结4000万元。通山县人民法院认为该申请符合法律规定,一审依法冻结广东九极生物公司相关账户,期限为一年。

5月31日,通山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向当地人民法院申请解除对九极生物的财产保全措施,经通山县法院裁定,对九极生物冻结账户予以解封。

九极生物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事是个误会,账户资金已解冻”,非法传销活动是经销商的个人所为,和公司无关,九极生物在非直销省市,主要依托专营店销售非直销产品,不存在跨区域直销问题。

但是,值得关注的是,对于九极生物4000万元账户资金被冻结一事,其母公司香雪制药并未在公告中予以披露。

深交所在2016年修订的《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编报规则》中规定:对公司财务、经营、投资者决策有影响的重大事项应披露进展,对报告期内重大诉讼、仲裁事项应披露进展情况,对已经结案的重大诉讼、仲裁事项,涉及资金,债务等,公司应当披露案件执行情况。

对此,香雪制药董秘办向媒体表示,公司对此事不了解,子公司九极生物也并未汇报。

对于九极生物涉嫌传销一事,新京报记者曾向香雪制药发去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前都未收到回应。

陕药集团

产品涉嫌传销还在侦查中

2017年8月,《中国经营报》报道,陕西医药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陕药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陕西医药控股集团实业开发有限公司(简称“陕药实业”)发展下线的经营模式被质疑为传销。涉嫌传销的产品是易合养生酒,由陕药实业授权西安品德品牌营销策划有限公司(简称“西安品德”)运作。



报道称,多位投资者提供的宣传资料显示,按照奖金制度设计,发展下线至第十级,顶端的人即可获得110.38万元,层级奖达到90万元以上,公司额外再赠送会员宝马5系轿车一辆。易合养生酒会员系统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5月中旬,易合养生酒项目在全国吸引了约13000名投资者加入网络会员。由于从2017年4月开始,投资者不能收到返现,多位投资者向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递交了易合养生酒涉嫌传销报案材料。目前,此案正在侦查阶段。

对于涉嫌传销一事,陕药实业营销中心总经理田保渭当时称,养生酒的确是公司生产的,但是以该产品为由的高额回报销售行为与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尽管如此,媒体调查发现,陕药实业将易合养生酒授权给陕西舍得酒业销售有限公司代理,众多投资者购买养生酒、买入投资的渠道却是西安品德。上述两家代理公司实际上为同一人控制,且陕药实业与陕西舍得之间有颇多交集,并非简单的“代理”关系。

2017年3月,陕药实业向陕西舍得发出律师函,要求陕西舍得在销售过程中不得以任何形式引用“陕药集团”的名称,不得欺诈和隐瞒消费者,更不得借销售易合酒名义进行非法融资活动。另一份向陕西舍得发出的“关于易合系列养生酒依法经营的函”中还提及,“针对目前社会上出现的盗用‘陕药集团名义’并伴有高额回报等虚假销售行为,公司已向贵单位送达了由陕西普迈律师事务所出具的律师函,望贵公司高度重视并合法经营。”

新京报记者发现,2016年,在一篇易合养生酒的宣传中,该酒宣传的是陕药集团与四川沱牌舍得集团联合推出的新品。在陕药实业官网产品中心2017年7月发布的信息显示,易合养生酒是“陕药实业”与“四川沱牌舍得酒业”荣誉出品。

对于易合养生酒涉嫌传销的最新进展等情况,新京报记者向陕药集团发去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时未得到回应。

金木集团

屡屡被媒体曝光涉嫌传销


第一直销网报道,2017年陆续接到来自山东、黑龙江、河南、四川、湖北等地消费者投诉,反映河北金木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金木集团”)产品虚假宣传,营销模式涉嫌传销、跨区域非法直销。据报道,金木集团的营销模式是,通过缴纳一定费用即可成为公司会员,利用数字倍增原理的理论数值来吸引会员,采用的是多层次计酬奖金制度。

金木集团曾多次身陷传销“风波”。

2013年开始,《保健时报》、《中国经营报》、中国质量万里行等相继爆出,金木集团曾在未获得直销牌照的情况下非法直销一款产品——双青胶囊(同源葆青胶囊和同源返青胶囊),且涉嫌多层级传销。

2017年,直销信息专刊报道称,金木集团在非直销区域展开直销活动,直销产品超出公示范围,非法宣传保健品治疗疾病功效,增值奖、培育奖等计酬模式涉嫌团队计酬传销行为。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显示,金木集团的直销牌照在2015年才获批。直销区域为河北,只有一个分支机构,为河北金木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直销产品为3类14种,如金木牌钙铁锌硒胶囊、金木牌森源胶囊等。而此前被媒体曝光的双青胶囊并没有在获批产品之列。

针对企业屡屡被媒体曝光涉嫌传销一事,新京报记者向金木集团发去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在金木集团官方网站的直销专区发布了《直销员行为规范》,称用以规范金木集团直销员的业务运作行为,加强对金木集团直销员业务活动的监管,防止欺诈。其中一条提到,“不得参与和从事非法传销活动”,对于违反该规范的,将采取多种措施进行处分,如冻结直销员资格等。

19亿的全国特大医药传销案

2017年6月14日,湖南省邵东县人民法院对一起特大传销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分别判处郭坚杰等11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至九年不等;并处罚金50万元至450余万元不等,同时追缴各被告人的违法所得。

2014年6月至2015年12月,龚晓华(在逃)以推销加拿大爱德华企业集团旗下“O24国际医药联盟(O24PHARMAPLC)”(以下简称“O24”公司)的产品并赠送“O24”公司和原始股票和CNTV股权为幌子。



以网站为平台,设立5000元会员入会门槛并积极发展下线,推销“O24”公司的海豹油、抗压源、克通、雾霾清、克糖源、男之源6款产品,以设立推荐奖、对碰奖、报单中心和报单奖为计酬、返利方式,在境外遥控发展国内从事传销活动的人员,共发展会员认购388583单产品,每单5000元,涉案医药传销资金达19.4亿余元。

在这起医药传销案中,法院经审理查明,“O24”公司董事长为龚晓华,未在我国境内注册登记,也未有分支机构。2008年6月23日,“O24”公司由MobileAssetsPLC公司改名得来并在法兰克福证交所交易,2009年1月12日,龚晓华被任命为“O24”公司董事长,2010年3月23日,“O24”公司被强制解体,2011年11月15日,“O24”公司从法兰克福证交所摘牌,2015年12月5日,龚晓华在英国重新注册组建“O24”公司。

但龚晓华没有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合法登记证券交易业务,“O24”股票(股权)、CNTV股权也没有依法登记,不能买卖该股权证,这些股权证仅是龚晓华雇人准备的纸质文件,龚晓华发放上述股权证,试图说服投资人他的投资方案合法,但实际上不合法。

郭坚杰等11名被告人经人介绍先后加入该传销组织后,通过手机短信、QQ、微信或现场讲课等方式大肆宣传“O24”公司及其董事长龚晓华,称该公司产品好,买产品还赠送公司原始股,股票一旦上市就有高额回报,且发展新会员还有推荐奖和对碰奖,积极发展下线会员(层级均在3层以上),并分别从中非法获利43万至463万元不等。

法院经审理认为,郭坚杰等11名被告人要求入会者以购买商品或缴纳费用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其行为均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且情节严重。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条款规定,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随着2017年报的陆续披露,多家上市公司的营收和净利润情况浮出水面。截至2月27日收盘,沪深两市共有103家药企发布业绩预告,从净利润变动的幅度来看,既有净利润增速翻数倍的公司,也有多家公司陷入利润下滑的窘境,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19亿传销大案实际上只是众多涉嫌传销案件中的较为严重的案件,在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平台上公布的90家直销企业中,有17家与制药企业相关,其中10家曾被曝涉嫌传销或跨区域非法经营。如2007年8月13日获批直销牌照的哈药集团,试水直销仅三年不到宣告离场。2007年12月1日哈药集团宣布直销业务开始试运行,但半年后,由于地方的奖励和宣传方式走样,哈药集团直销模式很快陷入“传销风波”,并于2010年6月开始规范整顿。2012年2月17日,哈药集团正式发布公告:自2011年11月起,哈药集团停止原有的直销业务运营,改为店铺经营模式。


业内人士指出,直销区域少,获批产品种类少,或成为一些企业涉嫌违规直销的原因。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与外资直销行业巨头安利、完美、无限极等拥有20多甚至30多个获批直销区域相比,内资制药企业获批的直销区域太少,其中直销区域最多的是金士力佳友(天津)(11个),其次是天津和治友德制药有限公司(5个)、理想科技集团(4个)、三株福尔制药(4个),其余制药企业的直销区域均为1个,包括金日制药、哈药集团、金木集团、广东康力医药、康美药业、东方药林药业、以岭药业等13家。

23家业绩预减  哈药股份产品全线下滑

同花顺数据显示,在已经发布业绩预告的103家上市药企中,有23家预减,多家券商力推的哈药股份(600664)下滑近50%,太极集团(600129)2017年净利润预计下滑幅度最大,高达88%,启迪古汉、陇神戎发、龙津药业(002750)、海普瑞(002399)、誉衡药业(002437)的业绩预降幅度超过50%。

作为医药行业首家上市公司的哈药股份目前已经披露了年报。年报显示,2017年公司不仅营业收入下滑了14.93%,净利润与上年相比也缩水了48.36%。从主营业务收入构成来看,哈药股份七大产品收入全线下滑,其中心脑血管药物收入仅为1.26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下滑了30.17%,抗肿瘤、感染药物消化系统药物、感冒药、营养补充剂收入分别下滑29.87%、29.14%、18.81%、11.58%和8.36%。

药企转型在即  业绩压力剧增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哈药股份方面表示,主要受药品招标降价、2017版医保目录发布、医保控费力度加大、限抗政策升级等因素影响,公司部分产品的销量和价格较同期降低,另外,供应商受环保监管趋严等因素影响,使得公司部分原材料采购受阻,进而导致相关产品产量下降和成本上升。

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合伙人赵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医保控费、公立医院降低药占比等政策并非只对哈药股份有影响,对所有制药企业都是利空的状态,面对危机如何转变思路、发展新的市场才是各制药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

于是,处于业绩危局中的哈药股份将希望寄托在了保健品业务方面。近日,哈药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哈药集团与国际知名保健品、营养品等膳食营养补充剂品牌GNC 签订了购买协议。哈药集团拟以现金2.9995亿美元(约合19亿元人民币)认购GNC发行的29.9950万股优先股。

不过一业内人士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保健品市场面临着竞争不断加剧、部分产品饱和的局面,创造出明星产品的难度越来越大,哈药能否借助GNC实现弯道超车,其实是个未知数”。另外,GNC目前还处在亏损状态,2016年和2017年的营业利润分别为-1.73亿美元和-2.6亿美元,

来源:深蓝财经网(ID:shenlancaijing)综合自新京报、中国经营报等媒体报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

传销救援热线

  • 孙老师:15064821773
  • 陈老师:17710269800
  • 文老师:15131828813
  • 王老师:18622779528
  • 电  话:0393-5566994
  • 电  话:022-87936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