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救援中心,反传销交流 

反传销救助咨询网--大海反传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李文星妹妹质疑传销团伙害死哥哥:钱包有钱不正常

2018-4-4 21: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5| 评论: 0|原作者: 红星新闻|来自: 红星新闻

摘要: 对于李东平一家来说,这是儿子李文星去世后的第一个清明。2017年7月14日,23岁的李文星的尸体在天津静海G104国道旁一个臭水坑中被人发现。此前,这个来自山东武城县郝王庄镇仁德庄村的青年,通过“BOSS直聘”,被伪 ...

对于李东平一家来说,这是儿子李文星去世后的第一个清明。

2017年7月14日,23岁的李文星的尸体在天津静海G104国道旁一个臭水坑中被人发现。此前,这个来自山东武城县郝王庄镇仁德庄村的青年,通过“BOSS直聘”,被伪装成上市公司的“蝶贝蕾”传销组织控制。

李文星的双胞胎妹妹李文月做主把他葬进了距离村子三里多的义地里。李文星下葬后,李东平夫妇只远远地看过儿子的坟冢。

李文星妹妹质疑传销团伙害死哥哥:钱包有钱不正常李文月带红星新闻记者来到李文星的坟冢

因担心父母伤心过度,李文月一直不想父母去祭奠哥哥。这个清明,也不例外。

李文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前段时间起诉“BOSS直聘”的运营方——北京华品博睿网络技术有限公司,3月26日,北京朝阳区法院受理了此案。

近几天来,在离家几十公里外的德州市上班的李文月,回家更频繁了。今年24岁的她担心父母背着她去哥哥的坟上。

“我哥哥是怎么去的那个水坑,到现在都还没弄清楚。”李文月说,她一定要弄清楚哥哥的死因,“一定要讨回一个公道!不能让他死得不明不白。”

李文星妹妹质疑传销团伙害死哥哥:钱包有钱不正常李文星尸体被发现的水坑

人走九个月,“提不起劲儿,感觉天塌了”

4月2日,山东德州,空气中弥散的满是春天的气息。

但李文月无暇关注这些。坐在车子后排的她打了一路的电话。前一晚,在与父亲李东平通话时,她得知母亲又病倒了。在大多数农村人的观念里,病倒了,就去村子上的诊所里抓药挂水。

李文月的母亲也不例外。

李文月“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的建议,也遭到母亲的拒绝。她坚称自己没事,“输点水就好了。”李文月挂断电话后,重重叹了口气,一路沉默。

李文月的家在村子最西头。下车时,她母亲带着外孙女刚走出家门。本来坐在小推车里的小女孩看到妈妈,兴奋地站起张开双臂,寻求李文月的抱抱。

看到外孙女与李文月的亲密动作,满是病容的母亲挤出了一丝微笑。

见有生人进家,拴在院子南侧的狗吠了起来。李文月的母亲一边喝止一边将红星新闻记者让进了堂屋。听到有人来了,在堂屋东侧屋里躺着的李东平起了身。

往年这个时候,李东平已去外地的建筑工地做活了。但从去年7月李文星出事后,他没再出门,“提不起劲儿,感觉天塌了。”

出事后,李东平对亲戚朋友提供的帮助心怀感激。56岁,头发花白,罹患腰椎间盘突出多年的他坐不了多久,就得起身活动下身子。

聊天中,他碎碎念地说着过去这9个多月的经历:德州、天津、北京……为给儿子讨回公道,四处奔走已掏空了本就不宽裕的家,“现在外边还欠着三万多的外债。”

李文星妹妹质疑传销团伙害死哥哥:钱包有钱不正常公安局鉴定李文星的死亡“符合溺水死亡”

但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只要他开口,大家都会为他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一听说是为了给文星讨公道,大家都支持。”他说着,布满老茧的双手用力地揉搓着,对这个家庭而言,李文星本是所有的希望所在,但现在希望没了,还死得不明不白,李东平说自己接受不了(符合溺水死亡的)结论,“不弄怎么办?得弄个明白!再难也要讨回个公道!”

陷传销后他打来电话,“没意识到,大意了”

几乎在所有认识李文星的人眼里,他都是一个让人省心的孩子。

在母亲看来,儿子感情细腻。一直以来,这个坚持把头发扎成马尾的母亲认为,自己与儿子心灵相通,“什么事你都不用跟他说太多,你想到的他都弄好了。”

大学以前,李文星的成绩一直在学校名列前茅。从初中到高中,李东平多在外地打工,家长会都是母亲去开。一双龙凤胎儿女,男孩成绩优异人懂事,女孩漂亮活泼大方,惹得不少同去的家长羡慕,“我都是这个班里待一会儿那个班里待一会儿,一般先去儿子班里,知道他不惹事不会花太长时间,省下来多半的时间再去女儿班里。”

2012年高考结束,李文星被东北大学资源勘查工程专业录取。这个喜讯给并不富裕的家带来了巨大的欢乐。

李文星妹妹质疑传销团伙害死哥哥:钱包有钱不正常李文星毕业获得的学位证

即便是已去九个多月了,儿子当年在家长会前,帮老师搬桌凳准备家长会的忙碌身影,还是会不时浮现在母亲的眼帘。她一直接受不了儿子的死,一闲下来,她就像丢了魂,整日整日地坐在儿子生前的卧室里,不言不语不吃不喝,“哭都没劲儿哭了。”

李文星上大学后,每次放假回家,他都会给家人讲述自己在外边的见闻。李东平记得清楚,大一暑假,儿子给他们讲了一件稀罕事,“是关于网上骗子骗钱的,他还叮嘱我们,以后牵扯到钱,除非是他自己亲自打电话要,谁都不能给。”

而就在尸体被发现的前几天,2017年7月8日,已身陷传销组织几十天的李文星给母亲打来电话。“他说谁要钱都不能给!”李文星的母亲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事后他们才知道,被传销组织控制后,李文星的电话被收缴,而之前一直与他们打字聊天的都是传销组织的成员,“之前聊天都是视频,但当时没有意识到他被控制,大意了。”

这对夫妇在怨恨传销组织、招聘平台的同时,也一直自责自己的大意。特别是在起诉“BOSS直聘”的案子被法院立案后的这段时间里,随儿子离世而消失的睡眠,稍稍回归后又不见了。

哥哥死时身上为啥有110元现金?“不正常”

让李文星母亲这次病倒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她之前看到的一则关于抢劫的新闻——新闻主角与她死去的儿子同名。

她觉得这是有人在幕后捣鬼,要败坏儿子的名声,丈夫和女儿再三宽慰,但收效甚微。李文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哥哥出事后,母亲就变得敏感起来。

李文星妹妹质疑传销团伙害死哥哥:钱包有钱不正常这是李文星妈妈第一次看到包括儿子遗物在内的资料。为避免她伤心,李文月一直把这些东西带在身边。

在李文月看来,哥哥就是因为不愿与传销团伙同流合污而死的。她甚至猜测,哥哥是被传销团伙害死了。

更让李文星家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警方在李文星遗体上发现的遗物中,钱包里还有110元钱。“传销组织为的是啥,就是为了钱!他们能让我哥哥带着钱?”事后,李文月还特地向与哥哥同在一个组织被控制的人打听,“人家也觉得不正常。”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去年8月初,天津静海区发布通报称,经警方全力调查取证,目前已基本查明李文星被诱骗进入传销组织的经过。截至目前,陈某、张某、江某某、翟某某、胡某等5名涉案人员已被抓获,犯罪分子对诱骗李文星进入传销组织并进行控制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江某某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被刑事拘留,其他4人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刑事拘留。而李文星溺水死亡原因,需做进一步核查确认。

李文星妹妹质疑传销团伙害死哥哥:钱包有钱不正常李文星遗物

事发后,导致李文星误入传销的“BOSS直聘”被网信办等多部门约谈。“任何语言也无法说出我们内心的悲伤和后悔”,被约谈后的第二天,BOSS直聘发布公开道歉信如是说。

在承认审核机制存在大问题后,BOSS直聘承诺将100%实现“机器+人工”审核认证。据媒体公开报道,在这之后,BOSS直聘在招聘者发布岗位时,接入了蚂蚁信用的人脸识别入口,审核通过才能发布。

逝者已矣。对于李文星的家人来说,向公众道歉根本无法平复亲人离去带给这个家庭的创伤。

最让李文月气愤的是,BOSS直聘负责人的反复态度,“言而无信!曾对媒体说,等哥哥百天时,会来拜祭,但到现在,连个人影都没见到。”

而对于百日祭拜一事,BOSS直聘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进入法院程序以后,由于各方情况复杂,以法院出具的文件为准。

民事诉讼立案:

李文星父母索赔231万

BOSS直聘方称尚未接到法院文件

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出具的受理案件通知书中,红星新闻记者看到了“缴纳诉讼费12645元”的字样。李东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拿不出这么多钱,这一笔钱他们向法院申请了暂缓缴费。

李文星妹妹质疑传销团伙害死哥哥:钱包有钱不正常受理案件通知书

李文月展示给红星新闻记者的民事诉讼材料中,李文星父母请求法院判令BOSS直聘方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财产损失等共计231万余元。

诉讼材料中称,原告认为:

作为专业的人力资源服务商,Boss直聘一直以来主打“跟对人”,标榜用户信用认证体系,在本案中却未对注册用户进行基本的审查。通过BOSS直聘软件,非法传销组织竟摇身一变成为规模上千人的上市公司,被告的审查失职直接导致李文星对传销组织的合法性信以为真,并最终酿成惨剧。

4月4日,李文星案民事方面代理人、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庞理鹏律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对于BOSS直聘审核不严导致李文星被骗入传销组织的证据已经很扎实了,“除了BOSS直聘在公开道歉信中的自认外,还有参与‘非法拘禁’李文星的传销组织成员的供述,在这一块的事实部分,没有问题。”

反传销救助咨询 反传销 反传销反传销反传销反传销

而对于231万余元赔偿金额的认定方面,庞理鹏表示,(这)是根据我国现行法律的相关规定,综合李文星的目前家庭状况综合得出的。

4日中午,李文星案刑事方面代理人、北京京师事务所律师王殿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相较于该案民事诉讼部分的已经立案,刑事方面目前进展稍缓,“当地检察院退卷,让警方补充侦查。”

他介绍,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当地警方的侦查材料中没有弄清此案的一些关键点,“例如蝶贝蕾组织情况,需要确定主要犯罪人员,因非法拘禁,这些人需要对李文星的死承担责任的。”

“目前家属对李文星的死因仍有质疑。”王殿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家属认为,即便李文星是溺亡,那也和传销犯罪和传销人员的拘禁有关,他是在逃离传销组织的不法侵害时溺亡的。

4日下午,红星新闻向BOSS直聘方核实,对方在电话中称,目前尚未接到法院相关文件。

临别时,李文月特意带红星新闻记者去李文星的坟前看了看。这是一片隐藏在土丘后边的小树林,李文星的坟冢,坐落在小树林的东南侧。

坟冢不大,没有墓碑。坟头上散落的是竹竿和不同颜色的假花——那是下葬时覆在坟上的花圈的遗留物。李文月站在坟前沉默,几分钟后才说,“哥,下一次,我一定给你带来好消息。”

李文月说,最近她一直会梦到小时候的场景:

三岁时,她跟着哥哥捡瓶子,卖了三毛钱。哥哥给她买了一个一毛钱的大雪糕,她吃着问哥哥为啥不买一个吃?梦中的李文星笑了笑,和李文月记忆中的一样,没有说话。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

传销救援热线

  • 孙老师:15064821773
  • 陈老师:17710269800
  • 文老师:15131828813
  • 王老师:18622779528
  • 电  话:0393-5566994
  • 电  话:022-87936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