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救援中心,反传销交流 

反传销救助咨询网--大海反传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固安:湖北籍夫妻俩贷款六万元陷传销 固安打传队直捣窝点成功解救

2018-7-13 09:5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2| 评论: 0|来自: 廊坊日报

摘要: 湖北籍夫妻俩贷款六万元陷传销固安打传队直捣窝点成功解救湖北十堰的47岁男子石某被好友以“京东物流缺一名司机,一个月能挣7500元”的名义骗入固安县一传销窝点。被洗脑后,石某骗妻子要开快递物流门店,让妻子贷款 ...
湖北籍夫妻俩贷款六万元陷传销
固安打传队直捣窝点成功解救
湖北十堰的47岁男子石某被好友以“京东物流缺一名司机,一个月能挣7500元”的名义骗入固安县一传销窝点。被洗脑后,石某骗妻子要开快递物流门店,让妻子贷款6万元,欲骗妻子加入传销组织。幸得固安县打传大队执法人员解救才悬崖勒马。
7月5日,幡然悔悟的石某痛哭流涕,面对固安县打击传销大队大队长杨卫华深深鞠了一躬,表达了感激之情。
 

对查获的传销人员集中遣返回原籍。
小姨夫妇不见了 打传大队找到了人
李丽(化名)居住在三河市燕郊镇,带着11岁的表弟到海边游玩了几天,李丽的小姨唐某告诉她7月4日将回湖北十堰。7月3日晚上李丽打电话给身在固安县的唐某,欲约定地点将表弟交到唐某手中,可是几通电话打过去,均显示无法接通。
李丽忆起,唐某在老家贷款6万元,欲支持身在固安县的小姨夫石某开“物流店”,此时石某的手机也无法接通。这让李丽疑窦丛生,怀疑石某开店并非如此简单。
在询问了表弟相关情况后,7月5日,李丽驾车来到固安县寻找小姨夫妇。凭着表弟的印象以及小姨给自己发的定位,李丽确定了小姨夫妇居住地为大卫城小区。凭着表弟记忆中的倒“福”字,李丽找到了小姨夫妇居住的16层,映入眼帘的是固安县打传大队张贴的封条。感觉情况不妙,李丽赶紧下楼欲报警,遇到了巡逻的民警,民警建议她到固安县打击传销大队找人。
当天下午,在固安县打击传销大队执法人员的帮助下,李丽顺利找到了陷入传销组织的小姨夫妇。
固安县打传大队对涉传人员进行反洗脑教育。
贷款6万元陷入传销 幸得民警解救
在见到外甥女的一瞬间,唐某流下了泪水,石某满脸的悔恨。
三个月前,石某告诉妻子唐某,有一个好朋友帮忙介绍了一份为“京东物流”当驾驶员的工作,月薪7500元。因为自己在家里一个月工资2000元,面对高薪的诱惑,石某着急上岗,匆匆地赶到了固安县。在到达固安县后,石某并没有当上驾驶员,而是每天被朋友安排着去“考察”,每天看一些书籍,有人连着给他讲了三天的课,称“阳光工程”,回报丰厚,但前期必须投入启动资金69800元,之后会以分红的方式返还利润,一年以后就能有上千万元的回报。
在考察了一个多月后,石某上交了3800元,返回老家向妻子介绍“自愿连锁经营”“阳光工程”,让唐某贷款6万元用于注册一家快递物流公司。以先期准备为由,石某先返回固安县。6月27日,唐某带着放了暑假的小儿子来到固安县,并已经申请了6万元的贷款。
在还没来得及上交6万元入伙费时,7月3日晚上,固安县打击传销大队的执法人员在收到大卫城小区某号楼16层有传销团伙的线索后,迅速行动,冲入房间控制住传销分子,其中包括石某、唐某夫妇,直捣传销窝点,查获大量传销书籍资料。
典型的南派传销:不限人身自由 主打感情牌
“北派打地铺,南派住别墅。”固安县打击传销大队大队长杨卫华表示,石某夫妇遇到的异地传销组织是一个典型的南派传销组织。在传销中,北派传销会对人进行人身控制,迫使其本人或家属支付入会费。南派传销人员则来去自如。南派传销打的是感情牌,通过对加入人员进行全方位洗脑,让对方死心塌地为了一个所谓的发财目标而心甘情愿拉人入伙。北派传销以年轻人为主,投入少、环境差、开大课。南派传销往往选择高档小区,出门开车、打车。
杨卫华现身说法,坐下来面对面教育石某、唐某夫妇,从国家条例到打传实践,从经历的案例到经验总结,分析利弊,揭穿骗局。石某和唐某夫妇听后,幡然醒悟,夫妻双方签了不再参与传销的保证书后,当即表示要随外甥女回家。
民警提醒,要相信天上不会掉馅饼,类似这种用他人的投入来支付自己回报的投资模式是不可取的,一旦后续无人投入资金,资金链断裂,那么自己投入的资金很有可能也就打了水漂。如果该模式被认定为传销,那么投资人的行为都将涉嫌犯罪。目前传销活动手段多变,希望市民能擦亮眼睛,发现异常及时向警方反映。
固安县打传大队“反洗脑”成功
昔日传销人员赠送锦旗表谢意
 

7月5日,在固安县打击传销大队的会议室内,昔日传销人员赠送的写有“执法公正 心系百姓 言传身教 指导有方”“人民公仆 一心为民”的两面锦旗格外引人注目。
据介绍,今年4月19日,固安县打传办接到举报。举报人小高,山东临沂人,称其父亲高某已误入传销组织,在固安县大卫城一期某号楼1单元601室参加传销。
小高多次电话联系父亲让其回家,父亲不仅不听,还让儿子来固安挣大钱,情急之下小高来到固安县打传办寻求帮助,希望解救自己的父亲。固安县打击传销大队领导了解情况后,为避免打草惊蛇,周密部署后决定实施夜间解救行动。当晚20时30分打传队迅速赶往大卫城一期某号楼1单元601室,共抓获参与传销人员2人,其中包括小高的父亲高某。
调查过程中发现高某被传销组织深度洗脑,拒绝配合调查,闭口不言。执法人员向他耐心讲解各类传销组织洗脑骗人手段以及“1040工程”的虚假性、欺骗性,逐一解答他的疑问;最后通过网络视频向他播放了“反洗脑”宣传片,传销组织在他心里构建的“海市蜃楼”立即土崩瓦解。
随后,高某向执法人员详细交代了参与传销的过程,表示今后一定远离传销。儿子小高特意制作一面“人民公仆 一心为民”锦旗向固安县打击传销大队执法人员表达感激之情。
致出租屋业主的 一封公开信
尊敬的出租屋业主朋友们:
传销活动是现代文明社会的“毒瘤”,是“经济邪教”。其危害突出:(1)扰乱市场经济秩序。传销组织以高额回报为诱饵,骗取“入门费”,聚敛财产,严重破坏市扬经济秩序。同时,伴随传销发生偷税漏税、制售假冒伪劣商品、非法集资、非法吸收个人存款、虚假宣传、侵害消费者权益等多种违法行为。(2)侵害弱势群体。被骗参加传销人员中大多是农民、下岗职工、少数民族群众、复转军人等社会特殊群体。绝大多数参加被骗后血本无归,有的基至生活无着落。(3)引发治安违法行为和刑事犯罪行为。一些人被骗后走上了偷盗、抢动、械斗、卖淫等违法犯罪的道路,给社会治安带来了重大隐患。(4)对社会伦理道德造成冲击。传销引发的夫妻反目、父子相向,甚至家破人亡的惨剧时有发生。(5)传销组织者对参加人员实施精神控制。经过“洗脑”后的人沉溺于“发财梦”中不能自拔,唯利是图,不择手段大肆从事欺诈活动,由受害者变成害人者。传销活动已严重影响社会稳定,危及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扰乱正常生活秩序和经济秩序,引发了一系列社会问题,必须予以坚决取缔。
依法出租是铲除传销滋生土壤的关键。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为传销行为提供经营场所、培训场所、货源、保管、仓储等条件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房屋出租人明知承租人利用出租房屋进行犯罪活动,不向公安机关报告的,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守望平安,共同追求。打击传销,人人有责。我们呼吁广大出租屋业主朋友们立即行动起来,做到以下几点:
1、自觉履行出租的审查义务,对承租人要做到“四知道”:知道租户身份、知道租房用途、知道生活来源、知道从事职业,并主动到社居委和物业登记备案。
2、自觉履行出租的监督义务,认真核对承租人提供的信息是否属实,对外省市人员要仔细观察,发现承租人涉及传销活动要立即举报,协助有关部门依法查处并解除合同。
3、委托房屋中介出租房屋时,同样应提出有关要求,督促其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和相关规定,积极覆行相关义务。
4、自觉抵制传销活动,对居所周围可疑的人、可疑的事保持高度的警惕性,及时向工商、公安等部门进行举报。
依法出租,铲除“毒瘤”!
以抵制传销为荣,以帮助传销为耻!
让我们为打造无传销固安尽一份责任!
感谢您的参与,敬祝身体健康、合家幸福!
打击传销大队举报电话:5926508
固安县打击传销大队
传销有南北派之分
传销之恶,令人深恶痛绝。其实传销也有门派之别,分南派传销和北派传销。
7月5日,记者在固安县打传大队见到了涉传人员石某。现年47岁的他因家境贫寒,怀揣着致富梦想于今年4月份被一朋友以介绍工作为由骗到了固安县,本想到北京赚大钱的他误入了传销组织,已被骗3800元,在民间借贷69800元打算继续投入所谓的项目。7月3日晚,固安县打传大队端掉该传销窝点。
固安县打传大队大队长杨卫华说:“他们所谓赚大钱的项目叫‘1040工程’,是一个虚构的国家项目,诱骗人投资。谎称只要交3800元至69800元不等的费用,再发展下线,2年后就可以挣到1040万元。这种传销模式不同于传统的传销,它不限制人身自由,传销方式多为一对一或者一对二,他们是典型的南派传销,分散居住,小规模聚集。目前,我们打掉的传销窝点主要以南派为主。”
那么如何区分南北派传销呢?南派传销和北派传销都属于异地传销(异地邀约,把人从甲地骗到乙地,进行封闭或者半封闭式洗脑),都利用传销的惯用制度“五级三阶(晋)制”为制度,通过购买商品或者投资份额取得加入资格(入门费),运用几何倍增原理发展下线组成上下线层级关系;层层返利形成多层次计酬。这两种传销模式完全具备传销的特征,是《禁止传销条例》严令禁止的。
据了解,北派传销属于异地传销的初级版,南派传销属于异地传销的升级版。这两派传销,并不是严格按地域划分的,主要是操作模式上有很大的区别。
北派传销打着“直销”“网络营销”“人际网络”等旗号,属于低端传销,上当受骗的人年龄较小,层次比较低,20岁左右的年轻人居多,毕业或者未毕业的大学生占有很大的比例。主要特征是异地邀约,吃大锅饭、睡地铺,一个家住10多个人,集中上课,以磨砺意志为假象,条件比较艰苦。有的组织有控制手机、非法拘禁等限制自由的情况。
以“三商法”“五级三阶制”(有的叫六级四晋制或日式级差制及其类似的制度,代表制度有出局制、超越制、回归制等)为制度,上线款(入门费)主要有2900元和3900元不等。一般假冒一家公司,以卖化妆品或者保健品为名,实际上产品只是一个道具,都是一些三无产品或者根本无产品,传销组织名称比较杂乱。
现在北派传销受南派“资本运作”高端传销影响,洗脑手段升级,传销理论向南派学习,投资金额也越来越大,从最初的投资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投资一套2900元或者3900元不等,鼓吹多投资多回报,有的投资10套、或者15套,甚至更多)。
南派传销打着“连锁销售”“自愿连锁经营业”“纯资本运作”“商会商务运作”“民间互助理财”等旗号,属于异地传销的升级版,参与者以三四十岁有独立经济能力的人为主。
南派传销的主要特征是以考察项目、包工程、旅游探亲为名把新人骗到外地,然后以串门拜访为由一对一洗脑,来去自由,吃住条件好,有一句稍显夸张的话叫“北派打地铺,南派住别墅”,南派一般租住高档小区,家庭式居住,每个家庭住的人比较少,有的高端体系规定每个家庭住两三个,就是低端体系也要求不能超过六七个人。
南派传销也是以传销惯用制度“五级三阶(晋)制”为制度,投资1份3800元到21份69800元甚至更多,投资金额越来越大。南派传销由最初的“连锁销售”挂靠一家虚拟的公司卖产品为名,到“纯资本运作”打着“虚拟经济”的旗号不讲公司和产品,是传销的一个新动向,这种金融传销损失更大,有的投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触目惊心。
南派传销打着“西部开发”“北部湾开发”“中部崛起”的旗号,以“国家项目”“国家暗中支持”为幌子,传销理论更完善,印制了很多非法出版物、光盘等,编造国家领导人讲话,甚至红头文件为“行业正名”,更具有欺骗性和迷惑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

传销救援热线

  • 孙老师:15064821773
  • 陈老师:17710269800
  • 文老师:15131828813
  • 王老师:18622779528
  • 电  话:0393-5566994
  • 电  话:022-87936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