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救援中心,反传销交流 

反传销救助咨询网--大海反传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平顶山破获一起“传销”案“主任”殴死“帅哥”骇人听闻

2018-10-25 20:5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4| 评论: 0|来自: 人民网(北京)

摘要: 人民网平顶山7月2日专电“我不相信儿子会犯罪,他是个好儿子,是被害人逼着才犯了罪的……”6月26日上午,平顶​山市卫东区人民检察院,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痛哭流涕,苦苦哀求检察人员能给自己的儿子宽大处理, ...
人民网平顶山7月2日专电 “我不相信儿子会犯罪,他是个好儿子,是被害人逼着才犯了罪的……”6月26日上午,平顶市卫东区人民检察院,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痛哭流涕,苦苦哀求检察人员能给自己的儿子宽大处理,他的一只手中举着一张四川省宜宾市的见义勇为“先进个人证书”,另一只手举着儿子的“献血证”,眼神中充满期望……
  
  老人叫刘某某,四川长宁县人,曾是在火车上与歹徒搏斗的宜宾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刚刚从老家赶到平顶山市。他的儿子刘某,在警方破获的一起“”案件中,涉嫌非法拘禁被警方逮捕,在同一系列案中,5月14日平顶山市公安局高新分局还有一起传销窝点人员的殴打致死命案……命案的出现,使一个规模庞大的地下传销机构浮出水面,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从此揭开,刘某,也是参与传销案件的重要嫌疑人之一。
  
  亲情温厚,不能抵消已犯下的罪恶;法网恢恢,等待他们的将只有法律的严惩。
  
  落入陷阱挖掘机被“螃蟹夹走”人遭毒打
  
  2次抓捕,6个窝点,50多名犯罪嫌疑人,100多人参与,“传销窝”为何能如病毒繁殖一样越传越多?侦查的深入,还原了被害人如何转变成为犯罪嫌疑人的过程,触目惊心,令人叹惋。
  
  张全,甘肃省天水市人,男,23岁。今年4月18日,张全从百姓网上看到招聘挖掘机司机信息,马上和发布信息的人联系,怀着对未来的憧憬,他坐火车来到河南省平顶山市。然而,他没有想到,这竟是他噩梦的开始。
  
  在平顶山市火车站,一个相貌普通的人接上张全,两个人一起来到卫东区大营村一大院。在接张全的路上,这个相貌普通的人指着一块工地告诉张全说,这个工地是他们承包的,工地上有铲车,挖掘机等,以后,张全会被安排在这个工地干活。(后来张全才知道,铲车和挖掘机都是别人的,根本不像网上说的他们有自己的挖掘机和铲车。)
  
  进入大院,3个年轻人正在打牌斗地主,让张全参与,张全说不会。这3个人没有勉强。接着,3人随便和张全聊天,问“帅哥”从哪里来的,来之前在什么地方打工,家里有什么亲戚等。约10多分钟,其中一个人说,“该下班了“。外面马上冲过来10多个人,对张全拳打脚踢,随后把张全皮带抽掉,鞋子脱掉,手机搜走。
  
  张全吓坏了,一点反抗意识也没有,随后,张全被抬进另外房间,惊魂未定,一名一脸凶相的“黑老大”走了进来,对着张全的脸就开始乱扇,接着开始对着他身上乱踢。
  
  打完后,“黑老大”开始气喘吁吁问话。
  
  “过来干什么?”
  
  “学挖掘机。”
  
  “有两个消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想先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先听坏消息。”
  
  “坏消息是挖掘机昨天被螃蟹夹到河里了。好消息呢,恭喜你,你家祖坟冒青烟了,你掉进钱窝里了。”
  
  随后“黑老大”开始继续恐吓张全,拿出刀子称要对张全掏心挖肺,挖眼睛,卖给黑市,可以得到几十万,威胁后,“黑老大”命令张全通知家里准备20万汇过来,否则等着被卖器官。
  
  看到张全被吓得不轻,“黑老大”又开始说自己是搞传销的,能把人传成千万富豪,同时给3秒时间要张全把身上的东西全部掏出来,多一秒做100个俯卧撑。张全把身上物品全部掏干净后,“黑老大”转身离开。随后,指定一个人当张全的师傅,把张全的手机、身份证、银行卡等物品进行登记并带走。几分钟后,又过来另外一个“老板”套问张全的家庭详细情况,其余10多个“老板”在旁边助威。
  
  开饭时间到了,张全被打的浑身疼痛,难以下咽。但一名“老板”威胁,如果不吃的话,把他脖子开个口子,直接把饭塞进去。张全没办法,只好一点点的吃。师傅看张全难受,主动上前把米饭拨走一些。天晚了,张全开始睡觉,虽然不再挨打,但是如果说错话或者不满意,就要做俯卧撑、蹲起。
  
  人性泯灭从“被害”到“害人”
  
  第二天,张全开始听课,讲课老师口若悬河,历说加入公司的好处,要让所有的“帅哥”2年半变成千万富翁,讲课老师讲道,公司全名叫“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主要经营药品三七系列产品套装。
  
  第七天,“管家”逼张全交6000元钱,其中3900元是三七健康系列产品套装,2100元是运作资金,交钱后可以直接升任新“老板”,并让张全编理由,说开挖掘机的时候把挖掘机碰坏了,让父母打来6000元钱。
  
  张全不愿意打电话,立刻遭到毒打。万不得已情况下,张全开始和父母联系,等挂断电话,又遭到毒打,原因是说错了话。晚上,张全的爷爷打来电话,问张全是不是掉进传销窝里了,被打怕了的张全一口否认,并强装笑声,让爷爷不要担心。
  
  第八天,钱打过来了,“主任”去银行取到钱后,高兴的对张全说,恭喜你加入本公司,和别人一样成为老板了,别的老板马上过来恭喜张全当“老板”了。
  
  此时,张全总算是“自由”了。经历了血泪史的张全,终于知道了这个传销组织的构成。在成为老板的当天,管家告诉张全,每骗来一个人,奖励500元。为了挣钱,张全开始电话骗熟人到平顶山,在吹嘘“工作环境很好,工资有保证”等谎言中,张全骗来10多个朋友,他的心,慢慢“狠”了起来。
  
  很快,张全知道了,所有的”老板”根本没有见过三七系列套装,所有人的开始,都要从摁倒殴打最低级的“帅哥”开始。
  
  起初摁倒“帅哥”的时候,张全心里特别内疚,不敢打人;后来,看其他“老板”们都理所当然地做,慢慢习惯了,也开始跟着打起了人。由于业绩突出,张全很快晋升为“管家”,“主任”。
  
  地位慢慢上升,张全得知了整个骗来传销的内幕:犯罪嫌疑人先后在平顶山百姓网,赶集网,人才网等上面发布招聘挖掘机司机的信息,骗人到平顶山,参与所谓的“传销”。被害人加入后,即成为新的犯罪嫌疑人。
  
  在传销窝里,新来的人都叫“帅哥”,帅哥上面是老板,如张全之前见到打牌的3人就为小“老板”,“师傅”,再上一层是管家,主任,经理,总经理。说窝点要说“家里”,而“老板”的任务,是盯住新来的“帅哥”,不让其逃脱、自残或者报警。
  
  “帅哥”,被要求一定要按照“家里”的规矩做事,“帅哥”吃饭和睡觉都要和师傅在一起,“帅哥”走到哪里,要拉着师傅的手,不能随便出屋门,更不能出院门。平时距离师傅不能超过1.5米。无论干什么都要先汇报,绝对不能离开师傅,上厕所要让师傅拉着,洗澡要让师傅洗,不这样做必将受到管家的惩罚。
  
  在传销窝里,大门终日上锁,钥匙由“管家’管理,“管家”有事的话由资格老的“老板”拿着。并交代哪些人绝对不能被骗来,包括结过婚的,医生,公务人员,军人,孕妇,不满18岁的人等。“管家”管理10多个老板和“帅哥”。
  
  “主任”管理本家“事务”,对当过兵的,身体壮实的,“跳”的特别厉害的“帅哥”,“主任”会亲自殴打、体罚,负责接收同伙搜来的手机,银行卡、笔记本电脑等,如果好的手机、笔记本电脑和值钱物品,交给“大主任”。“经理”和“总经理”遥控指挥,一般不在本地区出现。
  
  “主任”安排“师傅”看管新人,如果新人跑了,“师傅”要受到严厉惩罚。“老板”一个月零花钱仅仅20元钱,“帅哥”交完钱后升级为新“老板”。
  
  就这样,经历了无数血泪后,张全终于成为了其中的一名骨干,再害人时,变得和其他“主任”一样,心安理得。而处于最下层的“帅哥”,却因不堪忍受折磨,暗流汹涌。
  
  法网恢恢两张“一元钱求救信”牵出命案
  
  2013年4月15日,平顶山卫东区大营社区两名群众,从路边捡到的1元人民币纸币2张,上写“传销,救命,电话……”两名群众赶紧把“一元钱求救信”送到了该社区的警务室。根据线索,卫东区警方立即行动,快速捣毁了被举报的2个“传销”窝点,并展开一系列打击传销的联合行动。
  
  正当联合行动期间,5月14日,警方再次接到报案,四川苍溪县的杨思军被骗到“传销”窝点遭毒打致死,警方统一行动,将大营村1组剩余4个窝点全部捣毁,50余名涉嫌“传销”人员被批准逮捕。
  
  随着案件的侦破,一系列骇人听闻的内幕被揭开。其中,犯罪嫌疑人刘某(黑老大,专门殴打,体罚新人)将四川省苍溪县人杨军思殴打至死的情节,更显得令人发指。
  
  据介绍,2013年5月14日14时许,刘某等9人将杨军思从四川省苍溪县老家,骗至平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

传销救援热线

  • 孙老师:15064821773
  • 陈老师:17710269800
  • 文老师:15131828813
  • 王老师:18622779528
  • 电  话:0393-5566994
  • 电  话:022-87936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