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救援中心,反传销交流 

反传销救助咨询网--大海反传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惊天传销大案宣判:涉案1046亿、波及600万人(三套路曝光)

2018-12-16 19:5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7| 评论: 0

摘要: 资金盘主要分成两种,一种叫复利盘,一种叫拆分盘。拆分盘长命些,但获利相对较慢;复利盘来钱快,也就是俗称的利滚利,在短时间内就能收获高额的利息,并鼓励把利息持续投入,善心汇就属于复利盘,7-10天就能收到本 ...

资金盘主要分成两种,一种叫复利盘,一种叫拆分盘。拆分盘长命些,但获利相对较慢;复利盘来钱快,也就是俗称的利滚利,在短时间内就能收获高额的利息,并鼓励把利息持续投入,善心汇就属于复利盘,7-10天就能收到本金的30%-50%的利息。“公益资本论”认为,因为复利盘的泡沫倍增速度快得肉眼可见,玩家很少做长线投资,多半是快进快出,很多复利盘撑不到半年就崩盘;但善心汇是个例外,它用超高的利息引人入局,又以一套以传统文化+公益慈善“使命价值观愿景”不断发展下线,以“个人权威”打造出捆绑经济利益的以其为信仰的组织严密的类社团机构,这增强了资金盘玩家的信心,他们也跟着放长线钓大鱼。

在14日的审判中,张天明等10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被审判,张天明被处有期徒刑十七年、罚金一亿元,其他9名被告人分别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一年六个月至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罚金,同时追缴各被告人违法所得。但是,被挥霍的资金账款必定难追回,那些被引诱、蛊惑入局的多数小散必定血本无归;但也还有部分投机玩家,公开身份是不需要负任何责任的受害人,却是明白真相的助推者。


庭审现场(来源:双牌县法院网)

假慈善真敛财!深圳善心汇假借慈善名义吹嘘“共富神话”,以暴富引诱传销拉人,不到两年涉案598万余人、涉案金额1046亿余元。如今,“共富神话”破灭,主犯张天明被判17年、罚没1亿。

善心汇平台规模一度惊人膨胀,2017年4月,平台每天增加会员3至5万,单日最高达6.8万人,平台每月布施(投资)总额从原来的493.74万达到234.34亿,而平台的亏空金额却以每日2-3亿元的规模叠加累计。

12月14日,这起惊天大案一审宣判,主犯张天明被判17年、罚没1亿元;其他9名被告人分别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一年六个月至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罚金,同时追缴各被告人违法所得。

假慈善真敛财!涉案金额1046亿余元

12月14日,湖南省双牌县人民法院称,当天依法对被告人张天明等10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一审公开宣判,判处被告人张天明有期徒刑十七年,并处罚金1亿元;对本案其他9名被告人分别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一年六个月至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罚金,同时追缴各被告人违法所得。

双牌县人民法院称,经审理查明,2013年5月,被告人张天明注册成立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心汇”公司)。2016年3月起,张天明陆续招募燕吉利、刘力华、黄荣权、董健、刘海、廖雄云、陈清劲、方同松、刘韩望等被告人加入深圳“善心汇”公司,开发了“善心汇众扶互生系统”并上线运行,成立、入股了多家公司。

早在2017年9月,彼时湖南永州市公安机关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依法对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天明等多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

事实上,经检察机关批准,全国多地公安机关也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罪名对一批犯罪嫌疑人依法执行逮捕。

经查,2016年5月以来,张天明等人以“扶贫济困、均富共生”、构建“新经济生态模式”为幌子,歪曲国家“精准扶贫”等有关政策,在互联网设立运行“善心汇众扶互生大系统”,同时以高额回报引诱参与人变相缴纳门槛费,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采取“拉人头”等方式发展的善心汇会员,骗取财物,裹挟全国各省市群众逾500多万人,是近年来较为罕见的特大涉嫌传销犯罪的团伙。彼时媒体报道称,张天明组织的善心汇,是一种“经济邪教”。

双牌县人民法院称,截至案发,参与“善心汇”传销活动的人员共598万余人,涉案金额1046亿余元。

双牌县法院认为,张天明等以“扶贫互助”为名,以高额回报为诱饵,采取培训、宣传等多种方式在全国各地发展会员,骗取财物,要求参加者以缴纳300元购买“善种子”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会员之间根据“善心汇”确定的收益规则进行资金往来,以发展下线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会员的获利收益全部来源于后期会员投入的资金,而非实体经济支持。

此外,公安机关对“善心汇”传销活动立案侦查后,张天明通过“善心汇”公司微信群煽动600余名会员于2017年6月9日、6月10日先后到有关公共场所采取拉横幅、喊口号等行动,提出违法要求,抗拒、阻碍公安人员依法执行职务。

双牌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张天明等10名被告人以“众扶互生系统”为依托,以直接或间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骗取财物,严重扰乱经济社会秩序。10名被告人的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情节严重。张天明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抗拒公安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情节严重,且系首要分子,其行为已构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根据10名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法律相关规定,遂作出上述一审判决。

“善心汇”三大传销套路

500多万人参与的传销骗局,涉案金额千余亿元,善心汇到底是一场怎样的骗局,让众多会员被煽动进行违法传销活动?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仔细了解“善心汇”的模式,会发现无论涉案金额大小,运作模式本质上有诸多类似之处:

套路一:高额收益引诱、传销模式拉人、资金盘庞氏骗局

在此前的报道和案情描述中,“善心汇”是“简单而美好的赚钱方式”,无需门槛,只要花300元从推荐人买一颗“善种子”激活会员账号,身份证牌照注册就行,会员账户激活后,可通过投入资金和发展下线获得高额静态、动态收益。

在“善心汇众扶互生系统”里,注册成为会员之后,可以按不同额度确定投资等级,不同等级收益率不同、打款收款存在时间差。按张天明等人创设了一系列语境,静态收益是指会员按照平台指令,向陌生会员汇款,称为“布施”。这一环节完成一段时间后,平台会安排其他会员向此人汇款,称为“感恩受助”。会员可以选择“特困”“贫困”“小康”“富人”“德善”“大德”六个档次,“布施”金额从1000元至1000万元不等,收益率从5%至50%不等。动态收益则指的是会员发展下线后,可以拿到下线“布施”金额2%—6%的提成。

在办案民警看来,就是张天明建了个资金互助盘,会员之间互相打款,输赢与他无关,新加入会员注册费、排单费等收益归其公司所有;但是当没有下线,即没有新的会员进来,这个游戏就玩不下去,典型的击鼓传花,一旦下线发展慢了,资金流入量小于支付量,资金链就会断裂,系统就会崩盘。

然而,由于低门槛、盈利方式简单粗暴,甚至有会员初入每月就能躺赢收益、最高月回报达50%。不少人在注册该平台并初次获益之后,陆续把家人、亲友拉入成为会员,并加码投资。没想到最后血本无归。

图说:善心汇等级收益模式简单粗暴,用张天明接受警方讯问的话是,“不同社区间形成时间差、资金阀值,像血管一样呈现滴灌效果,平台内能够充分循环”

而且,张天明还设计了层级结构,即等级社区。比如只要花3万元,就可以成为善心汇的A轮服务中心会员,这相当于传统传销领域的省代理,总共只有50个名额。A轮服务中心可以低折进货善种子、善心币,再转售给其发展的会员,赚取差价。普通人进入贫困社区后,都渴望尽快得到回报,系统设置其半月左右能排单一次;而后面逐级由小康社区、富人社区提高到德尚社区、大德社区,如上表所示,投资越大,回报时间越短、回报率越低。

警方案情公示显示,通过传销机制拉人,善心汇实现了“会员倍增”计划,“我只需要带一个10人的团队,他们每人给我带10人,就是100人,这100人再找10人,就有1000人。仅仅一年时间,我团队的规模是30万人左右。”发展较多下线的“功德主”也可以获得折扣批发善种子和善心币。二者构成了善心汇发展会员的重要力量。警方统计显示,截至6月1日,注册的会员中,层级最高已达75层。各地“功德主”、“服务中心”等高级会员有1.5万名。

警方调查显示,善心汇公司的规模膨胀速度恐怖,2017年4月,平台每天增加会员3至5万,单日最高达6.8万人,平台每月布施总额从原来的493.74万达到234.34亿,而平台的亏空金额却以每日2-3亿元的规模叠加累计。

套路二:虚假作秀经营个人形象,扶贫幌子下疯狂敛财

和其他集群性的传销模式类似,张天明和善心汇投入巨资营销该组织,以慈善名义吹“共富神话”。它有整套的严密所谓“企业愿景和价值观”的理念宣教体系,打造做扶贫、慈善的假象,比如其层级设计上,“特困社区”“贫困社区”等等命名,还有诸如“功德主”“布施”“善心币”等称呼,都有意跟慈善挂钩。但实际上,善心汇利用扶贫来包装、隐蔽,组织慰问贫困户,花费不多,却声势浩大,在发展新会员时大肆宣传;甚至还以帮扶的名义,把部分贫困户发展成会员。

而且,张天明极力包装个人形象。据此前公开报道显示,张天明经常以慈善捐款接受媒体采访,提高善心汇品牌的曝光度,包装自己,还去全国各地考察一些贫困山村,收购入股一些濒临倒闭的产品和企业;在“善心汇”内部,张天明每周周一到周五,晚上八点半都会在会员微信群里进行语音直播,大讲要实现人生价值,要互助共生。

扶贫慈善的幌子下,却是个人的疯狂敛财,善心汇”会员的大量资金以类似抽头的方式进入了张天明等人的私人腰包。媒体报道称,“善种子”“善心币”“解冻费”等所有涉案费用,绝大部分由会员直接打款至张天明的多个个人账户,一年下来张天明获利十余亿元,其他骨干成员也都有不同程度的非法所得。张天明敛财获利达10余亿元,但实际捐助的钱财只占极少部分。

综合张天明自己供述和公安部门调查,张天明把非法所得的十余亿元,用于给自己和家人购置大量资产,如在昆明以自己控股公司的名义花费2.2亿元购买了一座大厦。办案民警介绍说,张天明的妻子在逃跑时,随身携带了140多万元现金、29张银行卡,仅抽查的8张卡中的资金就有1100多万元。

据媒体报道,张天明,生于1975年,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初中肄业,常驻深圳市宝安区,是整个“善心汇”传销活动的组织者、策划者、管理者。先后做过服装、净水器等生意,2013年到了深圳发展,前后开过几家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张天明旗下实际控制公司70家,遍布全国范围内,业务涵盖大数据营销、文化传播、旅游服务、投资管理。

不过,他旗下公司有155条失信、行政处罚、经营异常等风险信息。据警方调查,注册的公司中,大量只是空壳公司,没有实际业务;张天明的大部分宣传是虚假的。比如善心汇捐助湖南湘西花垣县一亿元支票,警方查实,根本不存在;收购的公司很多都是空壳公司,其宣传手段拙劣低端,经常移花接木;对外宣称其有多处产业作假,比如其宣称在海南有黄花梨基地,会员购买的是黄花梨“善种子”,但成材需数百年的黄花梨树苗,其实际面积与其宣传面积相比大幅缩水;其宣称在三亚槟榔谷有厂房、在昌江县有万亩椰林项目,全部是子虚乌有。

套路三:传销类资金盘的隐秘江湖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的骗局,但是这个组织却在不到两年内,在全国涉案500多万人,繁衍扩张、规模迅速膨胀,如果说有部分人不明就里、冲着短期高收益踩进去,但背后却绝对少不了投机玩家,“善心汇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背后有着一个传销类资金盘的隐秘江湖”。

常见的中国传销有两种:一是有没有取得经营许可的直销,这种传销本质上是产品推销;二是没有任何具体产品的资金盘,实际上是一场玩非法集资、看谁跑得快的资本游戏。自媒体“公益资本论”分析,这两种传销都以发展下线为手段,拉人头赚钱,但性质却完全不同。前者表现为缠着亲朋好友买各种很贵的日用品、化妆品;后者往往会在某个时段通过远高于市场的利息(还真能兑现),诱惑观望者把钱投进去,这就是所谓的“资金盘”。

这类玩家将资金盘作为发家致富的手段,投钱入局、并设法在崩盘前捞钱脱身。他们并不是愚昧无知、或者简单的追逐高利、侥幸击鼓传花落棒不会在自己身上;而是掌握着信息资源和资金优势,并有组织有体系去运作去推波助澜,像做庄一样抬高资金流入量、去延长崩盘时间。他们甚至会“以追捧潜力新人的方式”关注“有格局”的类似善心汇张天明这样的操盘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

传销救援热线

  • 孙老师:15064821773
  • 陈老师:17710269800
  • 文老师:15131828813
  • 王老师:18622779528
  • 电  话:0393-5566994
  • 电  话:022-87936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