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救援中心,反传销交流 

反传销救助咨询网--大海反传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被骗传销 聪明人是怎么被洗脑洗傻的

2019-2-9 21:5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1| 评论: 0|来自: 货郎郎 2019-02-08 20:53:36

摘要: 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能让几个大老爷们被一个女人翻来覆去地打耳光还屁都不放一个的?一个个像条狗趴在地上干嘛?吃屎? 不是大男子主义,女人打男人没意见,犯错了该打打。但是企业文化也不是这么个搞法,员工不管是犯 ...

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能让几个大老爷们被一个女人翻来覆去地打耳光还屁都不放一个的?一个个像条狗趴在地上干嘛?吃屎?

不是大男子主义,女人打男人没意见,犯错了该打打。但是企业文化也不是这么个搞法,员工不管是犯了什么错,都没必要低三下四地挨耳光、扮屎吃,员工都被制得一副奴隶相,这样的公司离完蛋也不远了。

这种不尊重人格,不讲人权的所谓“企业文化”,不禁让人怀疑:这不就跟传销一样吗?

卧底传销23天,我见识了聪明人是怎么被洗脑洗傻的[深度好文]

丹东某饭店员工培训,二十位女性员工在管理者的口号中时而背诵大段大段的企业文化,时而用改编的“队歌”来赞颂企业精神。

视频流出后,该企业被指和传销的“洗脑”方式非常相似。

卧底传销23天,我见识了聪明人是怎么被洗脑洗傻的[深度好文]

2005年4月15日早8点,南京水西门大街一家发廊在培训新员工。二十余青年男女路边单膝跪地,弯腰俯首向路人问好。

2011年7月15日18时许,浙江温岭市城西街道一家KTV门口,众多身穿超短无袖职业装的美女接受领班训话。

卧底传销23天,我见识了聪明人是怎么被洗脑洗傻的[深度好文]

甚至连色情服务都不乏传销式的口号。

2011年4月7日下午,东莞警方在接到线报后,对厚街镇中兴路一家沐足场所进行突击检查,现场抓获多名涉嫌色情服务的涉黄人员。

卧底传销23天,我见识了聪明人是怎么被洗脑洗傻的[深度好文]

传销对人们来说并不陌生,然而现在传销的规模有多大,对社会的危害有多深,也许只有经历过传销的人和受其害的家庭成员才能体会的到。

2010年12月5日,重庆,警方查获传销窝点。传销组织没收通讯工具,进行所谓“封闭管理”。说到传销,又想起了起了去年的李文星事件。这件事的焦点之一,便是将李文星骗入陷阱、直接导致其死亡的传销。

可怜大好青年,就这么被传销夺去了生命。

传销到底是怎么回事?

// 非法传销 //

听到以下关键词,请提高警惕!你很可能遇到了传销!

考察项目、五级三晋制、发展下线国家暗中支持、北部湾大开发、民族资产、纯资本运作循环消费、轻松月入百万、低投入高回报、游戏理财、互助盘多层分销、复利投资、自愿连锁经营、消费多少返多少...

2010年初,郝群在朋友的帮助下,潜入江西上饶一个传销组织,卧底23天。其间,他看到了种种远超想象的荒谬之事:

善良的好人被骗子愚弄,过着悲惨的生活;

人们离乡背井,为一个谎言虚耗时光;

孱弱的老人、营养不良的青年,受了邪恶的教育,越发贫穷和乖张……

传销组织是怎么洗脑的?

为什么那么多人(其中不乏教师、大学生、知识分子等社会精英)会被它蛊惑?

为什么在公安打击、媒体警示之下,传销依然屡禁不止?

// “哥,欢迎你一起来干行业!” //

2009年12月31日凌晨,郝群抵达了江西上饶,传销组织派了两个女人来接他,一个叫小琳,一个则被称为“嫂子”。

两人年纪都不大,见到郝群,便一口一个“哥”,热情地嘘寒问暖,“嫂子”还说:“哥,你终于到了,给家里打个电话吧,报个平安,省得家人惦记。”

如果你涉世未深,很可能以为自己遇上了好人。实际上,这是传销组织的接待规矩:见到新人,第一件事就是让他往家里打电话,先安抚住家人。因为接下来,会有很多不可想象的事,等进了窝点,发现事情不对,一个电话就可能酿成大祸。

卧底传销23天,我见识了聪明人是怎么被洗脑洗傻的[深度好文]

窝点位于一处黑漆漆的旧楼房,不大的房子里住了8个人,沙发吱呀作响,洗手间没有插销,便池变黑发黄,黑心棉被子有一股足球队员的球鞋味……郝群说,自己仿佛走进了噩梦。

第二天吃过早饭,一个叫刘东的男人满面堆笑地对郝群说:“哥,我带你出去转转?”郝群后来明白,这个刘东,是他的“引导人”,小琳是他的“推荐人”,这一屋子男男女女,其实各有分工,有人负责监视行动,有人负责向上联络,有人负责临时应变……一群人处心积虑地对付一个人,除非有极高的定力,否则很难保持清醒。

说是“转转”,在几条巷子七拐八拐之后,刘东把他带到了一栋居民楼下:“哥,这是一个朋友家,我们上去坐坐。”到了七楼一户人家,一个二十二三岁的高个子姑娘开了门,刘东热情介绍:“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公司做得非常出色的——贾总!”

“贾总”的主要任务,是给郝群上第一课:解释谎言。

在传销者的口中,谎言分为两类:恶意的“黑色谎言”和善意的“白色谎言”。如果新人是被家人朋友骗来的,他们就会说:

你被骗了,一定很生气吧?我劝你消消气,因为不光你,他,他,他,还有我,都是被骗来的,不光我们,这里还有大学教授、硕士博士、黑社会老大、身家千万的大老板……我告诉你,全是被骗来的!人家大学教授都能接受,你为什么不能接受?

你仔细想想,他骗你钱了?骗你人了?他图什么呀?无非是看到一个好机会,想拉你过来一起发财,你有什么可生气的?

为什么不跟你明说?嘿,明说你会信吗?你现在工资多少?一千?两千?如果我告诉你,现在有个机会,可以让你每月赚到万元收入、六位数,你会信吗……

这段话主要利用了人们的从众心理,当你一想到还有几万人和自己一样来到这里,自己只是几万分之一,好像就真没什么不可接受的了。

卧底传销23天,我见识了聪明人是怎么被洗脑洗傻的[深度好文]

2013年,安徽合肥清理传销人员。一名孩子跟随深陷传销的父母。

接下来的两天就是这样:早饭—“出门转转”—午饭—“出门转转”—晚饭—学习内部资料,睡觉。郝群经刘东和“嫂子”引见,先后见到了“公司做得非常出色的”许总、麻总、张总、罗总……

在他们嘴里,大家正在做的,叫“连锁销售”,是利国利民利己的好事,是一个推动经济发展、解决就业的好行业,只要加入行业,人人都能成功!

要“干行业”,就要先吃苦,睡大通铺,每天吃菜市场捡回来的烂菜、吃半盆水几十粒米的“行业饭”;

要“干行业”,就要听前辈教导、学习错字病句连篇的名为《业务洽谈》的内部经典。这部经典里的“业务”,看似七七八八,实际上归结起来就一项:拉人头!从实习业务员升到业务组长,要至少拉1个人;升到业务主任,要拉9个人;再升到业务经理,要发展64个下线,每人至少交3800元,按10%提成;从业务经理做到高级业务员,要发展600个下线,能赚到二十多万……

听起来非常美好,但只要稍微动脑子算一下,就会发现破绽:

1个人成功,600人垫底;600人成功,36万人垫底;36万人成功,两亿多人垫底;两亿人要成功,要有1200亿人垫底,那时地球上的人已经不够用了……

如果我把所有的家人、亲戚、朋友都拉来,凑够600人,每人交3800元,总数是228万,我因此能赚到24万,还不足一个零头,拿228万换24万,这就是传销者追求的“成功”。

窗户纸一戳就破,为何还有那么多人对此深信不疑?难道,上当受骗的那些人,都是笨蛋傻瓜吗?

郝群发现,绝非如此简单,传销组织有一整套洗脑的方法,一个正常人进去,很难不被洗成传销信徒。

// 制造愚蠢 //

如果你不慎落入传销组织,与洗脑者交锋的第一战,你会怎么说?义正言辞地指出是传销?

那只能说你图样了。这招人家早有防备。

郝群就向给他上第一课的“贾总”说:“你们好像是在搞传销。”结果,一群人都笑了,“贾总”说,不急着下结论,先调查了解一下。

而另一位小头目“麻总”则这样回答:

哥真聪明,就是传销!所以说,销售模式分为三个发展阶段:传统销售、连锁销售、传销。传统销售最低级,所以被连锁销售取代,而传销最高级,又取代了连锁销售。可在1990年,我们国家犯了个大错误,越过连锁销售,直接引进了传销,可是我们的生产力水平、国民素质都跟不上,最后怎么样?

假货泛滥、偷税漏税、绑架勒索、打针吃药……最后国家没办法了,只好在1998年明令取缔,也就是在同一年,又花七亿元引进了另一种更符合中国国情的销售模式,那是什么?就是我们现在干的连锁销售!

这段很有代表性,它包含了传销理论洗脑的常用伎俩。

比如,偷换概念,拿“连锁销售”掩人耳目;

比如,拿国家当幌子,拉大旗扯虎皮;

比如,使用具体的年份、数字,让讲述看上去有理有据,等等。

其中,拿国家当幌子这条,对于有计划经济思维残留的人,杀伤力极强。为了佐证这一点,传销人员往往还会摆出若干“事实”,比如“国家为了解决就业,让我们搞试点”;比如“上万人统一学习、行动,说转移就转移,没有国家支持行吗”;比如“组织内部成员打电话不要钱,因为政府的政策支持”,等等。

传销组织的洗脑,是一套理论、制度、环境配合的系统工程。根据郝群的描述,可以发现这套洗脑手段竟和邪教有4点异曲同工之处——

第一,行为控制。尤其对新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让他“独处”,因为人一旦独处就会清醒和思考。作息制度也很严格:

值日生六点钟起床煮饭;六点十分,准时叫醒全屋事业伙伴;六点二十,衣冠整齐、床铺整齐,走出房门;六点半之前,洗漱完毕,开始晨读;七点,准时开饭;七点十分吃完早饭,开始晨会……

第二,资讯控制。郝群在卧底期间最难受的,就是难以接触到除了《业务洽谈》、《生活管理二十条》等洗脑“圣经”之外的文字。

2014年,西安。19名疑似传销人员被清查,警方在其出租屋发现的若干图书和笔记。

第三,思维控制。郝群将这一做法称为“用口号来格式化思想”。

传销组织都是口号狂,他们把一切概念都标语化、口号化,比如干行业的“四快五保”、“六大杀手”,奋斗过程“过三关”,成就事业的“黄金定律”、“六大心态”,与人相处的“三多三宝”……这些口号听着响亮,说着豪迈,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傲慢劲儿,最大的用处就是把人脑格式化,让成员思想统一,步调一致,永远不会东想西想。

第四,情感控制。传销组织会尽力制造和培育恐惧感,让人们怕离开、怕外界、怕自己拿主意,将所有试图离开的人,都斥为“懦夫”、“怂包”。同时,对成员之间的感情有着严格的规定,连合法夫妻都不能过夫妻生活,情侣也不能牵手、亲密。

谈情说爱不仅浪费时间、浪费金钱,还会影响我们自身的情绪。你是夫妻关系也好,恋爱关系也好,只要加入行业,就只有一种关系:推荐人和业务员的关系。等你把行业干成功了,再去谈儿女私情也不迟,要知道,再浪漫的爱情,也必须建立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之上。

2011年,西安,一名曾遭非法控制的女子(前左)痛诉遇袭经历。言论控制、思想禁锢、隔绝外界,在这样的环境下,被洗脑成功的人就会做出让人难以理解的荒谬行为。比如,传销组织的伙食标准是每人三毛五,这么点钱,别说肉,连正常的菜都是买不到的,只能去捡没人要的烂菜叶,买最便宜的芋母,一大锅里只放一瓶盖油。这样的东西根本吃不饱,然而成员坚信这是干行业必须吃的苦,鸡腿、汉堡摆在眼前,也能忍住。

再比如,传销组织的日常生活有“过三关”的说法,其中之一是冷水关。要求在冬天也只能用冷水洗菜、洗衣服,女性经期也不例外,洗菜还不准戴手套。小琳的手指因此冻得青黑,多处冻裂,郝群骂她:“你傻啊,戴个手套怎么了?怎么这么死板?我告诉你,疼可是自己的,没人替你疼!”小琳转身微笑,大声回答:“我这是为了我的未来,值!”如果你觉得小琳的层次低,容易被洗脑,那么大学生郑杰则可能会让你惊掉下巴。郑杰毕业于南阳理工学院通信工程专业,参加过物理竞赛,讲起黑洞、普朗克常数、测不准原理、相对论来头头是道,以他的水平,在大企业找份工作不算难,但他在被妹妹骗入传销组织后彻底被洗了脑:一个月就赚那么点钱,有什么用?还是干行业好,只要吃两年苦,我就能赚几百万,到那时,嘿,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有一次,他和郝群在路边看见一个乞丐,吃着新鲜的热包子,样子十分陶醉。我和郑杰眼睁睁地看着他大吃大喝,肚子咕咕地叫,嘴里直冒口水,郑杰感慨:“唉,乞丐都比我们吃得好。”我说是啊,你也饿了吧?他一脸委屈:“当然饿了,谁不饿啊?”我鼓动他:“那咱们进去吃点东西好不好?鸡翅、鸡块、汉堡包,你随便点,我请客!”郑杰回头看我一眼:“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行业有行业的纪律……”说这句话时,郑杰已经瘦得只剩一把骨头,走起路来像要被风吹倒。他们为什么不愿从骗局中醒来?卧底23天后,郝群向警方举报,端掉了传销窝点。但故事结束了吗?并没有。从某种程度上,他们这些人也是受害者,警察能做的只是教育。

2012年,福州,重庆彭某被同乡骗到传销窝点,后逃出,无处可归,被民警送到救助站。郝群说:事实证明,我只是做了一场可耻的秀,不仅没能让他们脱离苦海,反而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就在我离开不久,他们又重新聚在一起,继续做传销,继续洗脑,继续欺骗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几个月后,这个团伙搬到了湖南邵阳,有几个人离开了,可大多数都在,我相信他们还在吃三毛五的菜, 睡着一扯就烂的棉絮,却依然抱着那个五百万的绝望之梦。

但在现实面前,赚钱的永远只能是在顶尖吸血的少数人,98%的人都会赚不到钱。

包括那些上了平台的人。

卧底传销23天,我见识了聪明人是怎么被洗脑洗傻的[深度好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

传销救援热线

  • 孙老师:15064821773
  • 文老师:15131828813
  • 电  话:0393-5566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