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救援中心,反传销交流 

反传销救助咨询网--大海反传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男子三进传销后投身反传销 称天狮打假传销实为收编

2019-3-14 21:1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6| 评论: 0|原作者: 每日人物|来自: 每日人物

摘要: 每日人物赵雅敏报道 2018年底,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十天间从辉煌走向风雨飘摇。 撼动的不仅仅是权健,另一家百亿保健帝国,天狮公司日子也不好过。最近两个月密集注销了46个服务网点。 天狮与权健比邻,均位于天津武 ...

每日人物赵雅敏报道

2018年底,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十天间从辉煌走向风雨飘摇。

撼动的不仅仅是权健,另一家百亿保健帝国,天狮公司日子也不好过。最近两个月密集注销了46个服务网点。

天狮与权健比邻,均位于天津武清开发区,相距6公里。天狮董事长李金元被誉为“直销教父”,曾在2012年成为天津首富。

而被检方批捕的权健老总束昱辉,早年其实毕业于“天狮”。

天狮恶的一面,不为人知。中国裁判文书网梳理,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共2781例,共致155人死亡。

这致人死亡的组织,被天狮集团大中华区公关部总经理石爽曾回应媒体称,是从事假传销的“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这与真天狮——“天津天狮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两者一字之差,但没有关系。

对此,曾先后进入真假天狮组织,并升为老总级别的王庚新,则认为真假天狮都一样,没有任何区别。“真天狮”所谓的联合打假传销组织,实际上是在收编。传销难民会遭遇到“二次抢劫”。

今年32岁的王庚新,16岁时他第一次听说传销,此后他三入传销,于2010年与天狮传销“划清界限”后,进入到反传销这一行业。

近十年间,多次解救受害者,目前在准备反传销写作以及拍摄相关电影。“传销”一词是他过去十多年中一个无法绕过的关键词。

每日人物对话王庚新,了解其个人经历及其对天狮打假、传销的看法。



十多位亲属深陷传销,全家投入30多万,“把棺材本都投入进去了”

每日人物:你是怎么接触到传销的?

王庚新:2003年,我不到20岁,在北京打工,做床上用品,月工资160元左右。公司有一间仓库被一个传销组织租下来,当作上课的课堂,每天很多人在里面唱歌跳舞,当时感觉这群人特别热情,也很有素质。后来这窝点被公安机关处理掉,我才知道他们在做传销。这是我对传销最早的印象。那个时候传销不控制人身自由,也会主动帮老百姓搞卫生、干农活,当地老百姓对传销排斥度很低。

2005年年底,我有一个表弟在河南郑州巩义市做传销,他骗我说他做服装生意,一个月可以挣五六百,工作也轻松。我当时打工很累,每天工作16到18个小时,而且一个人在北京,很孤单,所以我就去了。在里面待了2个月27天。当时的传销,每天上课都是几万人。

我们每天开会,见一些“成功人士”,听他们说“谁穿金戴银”“谁成了老总”“谁挣了几十万迈向成功”,然后自己就会问身边人怎么做生意。我那会儿感觉传销可以做,但是自己没有人脉资源和资金支持,觉得不太适合,就离开了。

2007年,我父亲在做工程,我母亲在工地上帮员工烧饭。我爸告诉我母亲要做手术,需要我过去照顾。当时通过电话我知道这是传销,我就劝阻家人但劝不动。后来我不断地劝他们,他们不断地劝我,僵持一段时间后我自己被劝进去了,当时我们家族有十多个人在里面,包括伯父、表哥等,而且伯父已经成为了老总。在那种氛围里面,我逐渐地被同化,很疯狂地沦陷了。

去了之后,我对于传销的概念是它能挣钱,但并不容易,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可能要花个五年八年的时间,真的挣来几十万、几百万。当时我们每天早上6点钟起床,8点钟准时上课,课程分为2小时的小课和5小时的大课,会讲解奖金分配制度、如何配合领导讲话、如何邀约并且发展其他人等内容。中午12点钟所有人必须回到寝室,下午两点去别的窝点里面听领导的分享,九点钟关灯睡觉,就这样日复一日。


每日人物:后来是怎么升到老总的?

王庚新:待了两年后,我当上了老总,管理大概600人。老总分为多个级别,我是一个支的老总,是最小的一级,上面还有城市、区域和整个团队的老总。

成为老总之后,我逐渐知道整个(天狮)模式的本质,包括怎么骗人、一步步把人套牢、最后怎么分赃。尽管做到老总,我一个月也分不到两万,因为老总下面有几百人的团队,维护费用、包装费用和个人开支非常多,基本上是月光族。随着摊开的局面越来越大,开支也会越来越大,那些微薄的收益远远无法支撑你的花费。真正赚钱的只有最上面的老总。

在接触到金字塔上面的核心内容后,我觉得这钱不能挣,世界上没有什么钱比通过骗取亲朋好友的信任、背负这种名誉挣到的钱更脏的了。你能骗来的人都是最亲近、最信任你的人。让亲朋好友离婚、贷款、变卖家产来投资。所以下半年,我就反水了。整个家族中,我进去最晚、退出来最早。

每日人物:你的家族亲人,怎么看待你的退出?

王庚新:他们反对我走。我们家全部加起来交了30多万,可以说把棺材本都投入进去了。

我父亲当时级别比我高,比我早知道传销模式的真相,但所有人都是走的这条路,随波逐流。他们认为已经付出了那么多,不想轻易放弃,现在可以挣到一些钱,那就省着点花然后还债。

天狮所谓打假实为收编,“真假天狮其实都一样”

每日人物:退出来之后发生了什么?

王庚新:我号召一些退出的人去工商局举报,工商局说要达到30个人。所以我让他们回去再号召一些人,这些受害者里面有人向组织通风报信。后来有一个关系非常好的领导,告诉我他也反水了,并且还介绍了另一个关系很好、正在犹豫的朋友。所以我们约好做另一个人的工作。结果这是他们做的一个局。当晚到了山上,来了三十多个人,其中7、8个人围殴我,打得体无完肤。第二天早上山上一个阿姨看到了我,才报了警。警察给我买了一张到北京的票,把我送上车。

回北京养伤后,一直没有放下这件事。养伤期间,我把这些经过以及内幕发到网络上,一是因为那是人生中最痛苦的一个阶段,所有的亲朋好友都不相信一个传销分子,所以我只能在网络上倾述;二是想让更多的人认识到深层次的内幕,不要盲目从事传销。

每日人物:后来你是怎么又进入到天狮传销组织里面呢?

王庚新:当时天狮分“成功”、“金星”两个系统。“成功”系统又分22个支队,其中有一支叫“求实”团队,主要在浙江宁波活动。团队的一个领导看到网络上的文章和我联系,说我之前参与的是“假天狮”,而他们是真天狮,产品有执照。他当时有一句话戳中了我的痛点,他说你要报仇,个人势单力薄,我们可以帮助你,通过天狮集团出面打击他们。而且你把那些人打垮,他们回不了家,在社会上流浪,如果他们来这边,可以有一个过渡期。我觉得他说的非常有道理,就去了浙江宁波。

这里基本上都是从“假天狮”出来的,我们有同样的经历,和这群同样受过伤的人可以产生共鸣。后来团队从宁波迁移到天津武清区杨村。那个时候经常去天狮集团开会、学习,经常能见到所谓的神话人物李金元。


每日人物:怎么发现这个真天狮也是假的呢?

王庚新:“真天狮”的规则是买2980元的产品可以成为会员,再往上为代表、主任、经理、高级经理、讲师和董事,总共13个级别,2010年我做到了高级经理,但我对“假天狮”的恨一直没解开。

我感觉过去半年时间“真天狮”在欺骗我、利用我、拖着我。我一直想“打掉”之前的组织,里面很多人是我的亲朋好友。团队里的几个高级经理想让我直接策反他们,把他们收编到“真天狮”,他们说把这些人安顿到上海,介绍那边的人给他们办理一张5000元额度的信用卡,直接套现来交2000元的生活费和3000元的加入“真天狮”的费用。当时听了这些安排之后,我彻底生气了,感觉这些传销难民遭遇了“二次洗劫”。当时我感觉真假天狮其实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区别。

后来他们倡导成立打假小组,专门打假“假天狮”。所谓的打假就是收编,当时“真天狮”里面的很多老总都是从“假天狮”里出来的。打假主要通过论坛、贴吧、QQ群寻找在网上分享经历的 “假天狮”受害者,通过他们逐渐往上联系,主要告诉他们2009年出台的刑法已经将传销定性,再做下去会被抓,而且又不挣钱,建议他们带着团队转型来“真天狮”,避免被下线报复以及警方打击。

每日人物:为什么认为真假天狮没有区别?当时打假进行得如何?

王庚新:1998年国家整顿传销转型问题,天狮逃窜到俄罗斯,中国内地市场依然存在着‘天狮’。2002年,被称为“传销之父”的杨玉勇带领其团队加入天狮,成为天狮集团继“成功”、“金星”之外的第三大系统——“阳光”系统。2003年,“阳光”系统被天狮开除。从此之后,天狮美名他们是“真天狮”,阳光系统是“假天狮”, 但是怎么会没有关系呢?从2009年到现在已经十年了,我没有听说过天狮集团打掉一个“假天狮”的团队,我只听说收编了很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传销救援热线

  • 孙老师:15064821773
  • 文老师:15131828813
  • 陈老师:17710269800
  • 于老师:15289735736
  • 电  话:0393-5566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