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救援中心,反传销交流 

反传销救助咨询网--大海反传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南昌县 打击传销 全民参与上下齐心 “打传”动态管理无死角

2019-11-3 14:4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2| 评论: 0|来自: 中国江西网-江南都市报

摘要: 全南昌第一例拘留房东的案例、全江西第一个“打传”基地(武阳“打传”基地)……南昌县“打传”工作创下多个第一。上有县委书记、县长挂帅,下有街道、社区、物业以及居民全力打击,南昌县涉传警情已从4月的355起降 ...

   全南昌第一例拘留房东的案例、全江西第一个“打传”基地(武阳“打传”基地)……南昌县“打传”工作创下多个第一。上有县委书记、县长挂帅,下有街道、社区、物业以及居民全力打击,南昌县涉传警情已从4月的355起降至9月的0起。

    现今,南昌县成为南昌市打击传销的模范县区。从较为单一的清查窝点,到查租户、查中介,发动物业、居民,再到加强案件的办理,清查旅馆、农村,南昌县为南昌市“打传”工作提供了良好的范本。

    文/图 魏志坚 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赵鸿宇

南昌县,传销人员撤离。

    重拳出击 今年传销组织大规模撤离达10余次

    “以前上户,经常看到单元楼下面、亭子里、休闲凳上三三两两坐着人,广西、贵州、云南、河南、江苏等各地口音的人都有,基本上就是传销人员了。”10月23日,南昌县莲塘镇正荣大湖社区居委会主任冯星星又聊起了传销,她说,“现在是真没了。居民发现传销人员还可以拿奖金,从50~100元/窝点提高到500元/窝点、公共场所200元/人,奖励标准是提高了不少,但是现在真拿不到啊。”

    这样的重大转变起始于今年4月。自4月22日起,南昌县从上到下全面启动开展打击传销“百日会战”行动和“百日会战”利剑一号行动。通过近5个月的集中打击、高压震慑,南昌县涉传类警情呈现逐月大幅下降趋势:4月355起,5月177起,6月102起,7月55起,8月19起,9月0起。

    南昌县八月湖街道东莲路社区工作人员毛志科回忆,5月底小区里的传销人员就少了很多,6月份跟市监、公安一起清查窝点,查到的相当一部分人员都是从附近其他小区被赶来的,也就从那时开始,不时可以看到大包小包“举家搬迁”的外地人,“都是传销人员,6月至7月撤离的人最多。”凉席、脸盆、拉杆箱,还有一个个鼓鼓囊囊的编织袋,几个窝点的传销人员一起撤离,规模小的请一辆中巴,规模大的请一辆大客车。据南昌县“打传办”统计,大规模的撤离有10余次。

    “土办法” 便宜的蔬菜一次买很多的要及时汇报

    按照《南昌县重点行业领域扫黑除恶打击传销“百日会战”行动方案》《南昌县(小蓝经开区)重点行业领域扫黑除恶打击传销“百日会战”利剑一号行动方案》,南昌县成立了由县委书记任总负责、县长任总指挥、县委县政府分管领导任执行副总指挥、各乡镇挂点领导任副总指挥的全县打击传销“百日会战”行动指挥部,指挥部下设办公室、排查处置组、联动打击组、善后遣返组。

    高位推动固然重要,不少“打传”工作人员认为,从上至下全民参与才是南昌县取得如今成绩的根本所在,“这是‘人民战争’的胜利。”

    “我们跟生鲜果蔬店说好了,土豆、大白菜之类便宜的蔬菜,一次买很多,外地口音的要及时汇报;也叮嘱了包子铺,发现大量购买(尤其是馒头)的要第一时间通气。”经过一段时间的“打传”工作,正荣大湖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掌握了自己的一套“土办法”。

    按照“八个一律”工作要求,南昌县提出了“三查三打”,即查房屋租赁合同、查传销人员信息、查传销人员家属,打房东、打中介、打承租人。截至9月17日,南昌县排查、捣毁传销窝点1482处,查处传销人员4912人,遣返传销人员3080人,拘留传销人员417人(刑事拘留125人、行政拘留292人),处罚房屋中介公司45家,行政处罚房东372人,行政拘留房东和中介人员5人;县供水、供电部门拆除水表986户、电表656户。

    “停水断电6个月,确实‘狠’,不过我们每次都跟房东好好解释,也取得了他们的理解。”八月湖街道海嘉路社区党支部书记姚凤钢认为,能把“打传”工作做顺,离不开居民、房东、物业各方的理解和支持。

    全省首创 被查获的传销人员要接受反洗脑

    每个新人进传销组织初期都接受了高强度、长时间的精神洗脑,被洗脑后的传销人员思维很难转变,此前单纯遣送、驱赶,缺乏教育过程,这是导致回流率高的一个重要原因。为此,今年4月,南昌县在全省首创,将武阳镇的一座小学改造成“打传”基地。查获的传销人员会被送到“打传”基地接受简单的反洗脑教育。在这里,除了观看反传销教育视频,也会有“打传办”的工作人员面对面疏导,或幡然醒悟者现身说法。

    基地的教育时间毕竟短暂,联系家属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在武阳“打传”基地,不少传销人员被父母或者其他亲友接走。

    贵州人马某飞是在4月25日跟着父母离开的。据办案民警江文春介绍,马某飞加入的传销组织叫做“姬佩斯”,这个组织里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其实他家里不缺钱,他就是想玩,在逃避一个成年人应该承担的责任,跟一帮年轻人成天游手好闲。” 江文春直言,马某飞这种传销人员,只有家人上点心,多加管束、多加教育就可能有效果。

    事实上,对于大部分被传销洗脑的人来说,离开传销组织才有机会摆脱精神控制。

    南昌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中心副主任高美才表示,传销组织的目标人群渴望发财、渴望成功的动机太过强烈,比较容易被传销洗脑。作为上线的亲友会与传销组织其他成员分析新人的心理弱点,针对性地制定高强度的洗脑课程。加上传销组织内不断鼓吹“成功”的集体氛围,新人很容易就此沦陷。有名曾经深陷迷途的大学生回忆时说,那是一段在狂热中迷失自我的奇特经历。“我们不是因为利益诱惑和人身监视而被传销网络套住,而是在思想上被控制后,心甘情愿地被他们利用。”曾在2016年被女友骗来南昌传销的江苏南通人小崔也说,只有离开使人狂热的生活环境,脑袋才会慢慢冷静并逐渐恢复理性。

    保持高压 “打传”触角伸向旅馆乡村

    依托武阳“打传”基地,南昌县还制定了联合审讯的工作措施,由公安机关、市场监管部门对传销人员进行联合审讯,从传销人员身上实现突破,循人挖线、循线挖点,依法行政处罚一般传销人员、刑事打击传销骨干,做到“摧网络、抓骨干、端窝点,查办大案要案”。

    为防止传销人员在县辖区内流窜,7月前后开始,南昌县将“打传”触角伸向旅馆、乡村。以7月29日、30日为期两天的清查整治行动为例,南昌县公安局共出动警力230余人,清查旅馆、网吧、泡脚屋、棋牌室等210余家。清查旅馆内传销人员1人,非旅馆内传销人员24人,行政拘留二次传销回流人员16人。

    就南昌县而言,传销主要集中在象湖、莲塘等区域,然而记者发现,更加偏远的向塘镇也大张旗鼓地开展“打传”工作。清查出租户、旅馆,上门入户宣传,毫不含糊。“要守好向塘这块阵地。”向塘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表态说,尽管向塘传销活动少,但是只有保持高压态势,才能给传销人员形成震慑,让传销人员不在向塘藏身。

    “交了69800元,很多人没回本,不死心。我们抓到过一个女的,她在南昌县做传销,两个孩子在边上的小学读书。开始总想着孩子都在南昌县读书了,怎么会是传销咯,没想到一查……”海嘉路社区居委会副主任胡小兰说。记者从八月湖街办了解到,针对以小孩读书为幌子的外地传销人员,街办已经着手排查。

    “现在好多人租房子、交房租都在网上进行,社区甚至物业很难及时更新租户信息。”冯星星认为,以房管人成效显著。她建议,由县政府牵头协调,进一步建立更加有效的出租房动态管理机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

传销救援热线

  • 孙老师:15064821773
  • 文老师:15131828813
  • 陈老师:17710269800
  • 于老师:15289735736
  • 电  话:0393-5566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