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救援中心,反传销交流 

反传销救助咨询网--大海反传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慕容雪村卧底传销23天 揭秘疯狂地下传销(7)

2020-7-17 21: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0| 评论: 0

摘要: 节俭是传销组织的纪律,即使两个大男人也得挤一张床。6听着他们似是而非的歪理,一天比一天糊涂;听着他们的恭维,一天比一天自大。再加上宗教般的仪式、军队般的纪律、日日灌输的谎话,再坚定的人都会动摇,从怀疑 ...

慕容雪村卧底传销23天 揭秘疯狂地下传销(7)

节俭是传销组织的纪律,即使两个大男人也得挤一张床。

6

听着他们似是而非的歪理,一天比一天糊涂;听着他们的恭维,一天比一天自大。再加上宗教般的仪式、军队般的纪律、日日灌输的谎话,再坚定的人都会动摇,从怀疑到茫然,从茫然到相信,从相信到狂热,一步步落入彀中。

那是一条肮脏杂乱的小巷,路上积满泥水,我们不敢聊得太久,刘东和小琳都在前面等着。追上他们后我继续表演:“小琳,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在这搞传销?”刘东接话:“哥,你觉得我们这些人傻吗?”我没理他,他接着发问:“你想想,我们不傻不呆的,如果真是传销,你说我们会做吗?你不相信我也得相信小庞,如果真是传销,他会叫你过来吗?你也知道,传销都是限制人身自由的,我们限制你人身自由了吗?”这叫正面回应,我还是不理,继续追问小琳:“小庞是我的兄弟,你是他的女朋友,现在我要你亲口告诉我,这到底是不是传销?”小琳施了一招“迂回攻击”:“说实话,我也有点怀疑,哥,你见多识广,要不多留两天,帮我和小庞考察考察,然后帮我们分析分析,看看这行业究竟能不能干。如果能干,我们就一起干,如果不能干,我们就跟你一起走。”

20多天以后,在上饶市的派出所里,我又对小琳提起这段对话:“你不是让我帮你分析吗?我得出结论了:这就是传销!”她那时情绪激烈,一口咬定自己没说过。可我一直都记得很清楚,她不仅说过,而且说得极为诚恳。这是传销骗人的重要手段,如果不能“晓之以理”,那就“动之以情”,先用亲情、友情把人留下,然后慢慢地做工作,很多自负聪明的人就是这么被骗的:听着他们似是而非的歪理,一天比一天糊涂;听着他们的恭维,一天比一天自大。再加上宗教般的仪式、军队般的纪律、日日灌输的谎话,再坚定的人都会动摇,从怀疑到茫然,从茫然到相信,从相信到狂热,一步步落入彀中。

许总的课上得不理想,我的“引导人”刘东当然要给我补课,去森林公园的路上,他一直喋喋不休地跟在我身边,讲那些他自己都不懂的大道理。小琳有时也会帮腔,说得很实在:“行业里有些人的水平不高,不过不要紧,换个人讲你就明白了”。小庞一脸苦笑站在旁边,估计心里也很无奈。

森林公园风光不错,迴廊曲径,满目清新。路边墙上题满了庸俗的留言:“到此一游”、“爱你一万年”之类,其中一句写得甚是凄凉,出自欧阳修的《秋声赋》:乃知渥然丹者,终为槁木;黟然黑者,终为星星。

经过“浪漫亭”,我推小庞:“跟你女朋友浪漫去,少拿我们当电灯泡!”他嘿嘿地笑,拉起小琳的手就往亭里拖,刘东张了张嘴,看样子很想阻止,我赶紧岔开话题:“你们在这里天天都干些什么?”他回答:“嗯……这个嘛,你以后就知道了。”我问你这人也太奇怪了,不就是一句平常聊天的话吗?有什么不能说的?他赶紧辩解:“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说你在街上遇到个朋友也会这么问:最近忙些什么呀?他说:咳,没什么事,天天瞎忙。我说,这也算个回答啊,你真是太奇怪了,你平常都不跟人聊天吗?他支支吾吾地辩解,我不理他,迈开大步往山下走,旁边的浪漫亭里,小琳和小庞依偎着说悄悄话,我估计肯定是在说我。

我对人性略有所知,常以小人之心度别人,很担心小庞会出卖我。据我观察,小琳对他绝无感情,一切做作、伪装,只不过是骗他入伙的把戏。所以那段时间我经常怂恿小庞主动进攻,怂恿他抱她、亲她、抚摸她。这办法确实有效:他使劲往前凑,她拼命往后躲,他越来越沮丧,她越来越不耐烦,两人关系一天比一天差,我就越发安全。不过现在想想,还是觉得自己有点卑鄙。

下山后天已经黑了,我坚持要在外面吃,说今天是新年夜,应该庆祝一下。小琳和刘东都反对,说家里已经做好饭了,不吃也是浪费。我将他们的军:“那你跟刘东回去吧,我和小庞在外面吃。”小庞也很配合,他们没办法,只好打电话请示,组织上开始也不同意,经我再三劝说,终于表了态:“那你们在外面吃吧,吃完饭早点回来。”我十分高兴,带他们走进“喜洋洋酒家”,要了基围虾、清炖鸡、红烧牛肉,还要了一瓶啤酒和一瓶大枣汁,一共花了200多元。城里人花200元吃顿年夜饭是很平常的事,可刘东一直抱怨“太贵了”,说他当初在工厂打工,一个月工资也不过几百块,被我一顿饭就吃光了。这话说得让人心疼,我不断给他挟菜,教他剥虾,他肯定没吃过几顿这样的饭,眼睛直勾勾的。

刘东23岁,长得很精神,有时会戴副眼镜,看着就像个大学生。对城里人来说,23岁还是个孩子,可刘东已经快当爸爸了,他老婆怀孕8个月。有次我问他想不想家,想不想老婆,他长叹:“想啊,可光想有什么用?赚不到钱,谈什么都没用。”他对那套荒谬理论深信不疑,认为自己找到了发财的机会,所以骗了很多亲戚朋友过来,少的3800元,有的甚至交了36800元,在不远的将来,这将是他无法承受的负担。我不知道他将怎样偿还这笔债务,回去继续干一个月几百块的体力活?借高利贷?或者,去抢银行?那时他的孩子已经出生,可怜的孩子。

吃完饭回到家,他们都在看中央台的元旦晚会,每个人都显得很高兴,出来一个明星就鼓掌喝彩,好像在看现场。其中王浩级别最高,站在旁边一本正经地发表评论:“什么叫成功?对我来说,成功就是上一次电视!”我暗暗好笑,想我倒是上过电视,可真不明白这有什么成功可言。跟管老汉聊了一会儿天,听他讲现在农村的情况,管老汉一个劲儿地感谢国家,说现在农民的日子好多了,不用交公粮,也不用交农业税,种地还有补贴,买家电也有补贴。说到情浓时,拉着我的手大发感慨:“哎呀,真要感谢共产党,没有共产党,哪有今天的好日子?”他儿子管峰在旁边插话:“在毛主席那个时代,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就是最高理想,现在我们农民全都过上了这样的日子!”

我平时经常批评政府,对种种社会现实有诸多抱怨,坦白地说,管氏父子给了我很深的触动。在此后的日子里,我不断问自己:究竟谁更有资格代表中国人说话?是我这种自命不凡的网络写手,还是人数更为庞大的、善良而朴实的农民?

管老汉镶了两颗金牙,看上去很丑,也很庸俗。他的手很大,很粗糙,掌心布满老茧。他生于1956年,3岁时差点饿死,所以一生都很珍惜粮食,我亲眼看过他吃桌上掉的饭粒,用手指拈起,放在舌尖上,卷进嘴里,嚼得很慢,笑得很甜。他被骗进传销组织快一年了,没吃过几顿饱饭,他是个老实人,从来不敢违反纪律。他小时候没饭吃,很饿,活到50多岁还是没饭吃,很饿。

我在上饶认识了60多人,他们都是管老汉的同类:善良、质朴、心地无邪,一生不曾作恶,一生与苦难为伍。他们都是受骗者,可同时也在骗人。在此后的很多天,我一直有深深的无力感,不能叫出声,不能说出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群善良的人一点点沦落为恶虎之伥。

大海反传销网,北派传销找人寻人,心灵拯救,反洗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

传销救援热线

  • 孙老师:15064821773
  • 文老师:15131828813
  • 电  话:0393-5566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