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救援中心,反传销交流 

反传销救助咨询网-反传销找人-反传销寻人-反洗脑劝说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040传销出局前大老总套路(一),分流、架空、嫁接、合作、独立

2017-11-20 19:2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80| 评论: 0|原作者: 易铁|来自: 传神渡

摘要: 本文内容,请不要给从事一年内的人看,如果你一定要给他看,请戴上头盔,由此产生的相关后果与作者无关。 如果你和老总关系比较好,他会神神秘秘的告诉你“上面和下面不太一样”,这句话的信息量是非常之大的。当然 ...

本文内容,请不要给从事一年内的人看,如果你一定要给他看,请戴上头盔,由此产生的相关后果与作者无关。


如果你和老总关系比较好,他会神神秘秘的告诉你“上面和下面不太一样”,这句话的信息量是非常之大的。当然小老总们知道的还是很有限,今天把大老总的套路都说破,逐步了结1040的分析。


这里面,踢出去独立的,或者自己架空上线出去独立的,也是分流,反正只要有一大批人出去了,就是分流,而分流的原因分析起来,就完全超出1040思维的二元思维。需要注意的是,架空与反架空,已经是当下1040的常态,尤其是在华中区这种现象是非常普遍的,通常变更电话号码和分流搬家,有一半是因为这种原因导致的。另一半原因是被警察打的,这个都知道就不说那么多,大家只需要知道不论什么原因,下面人知道的永远是假象,借口。


分流这个事情表象都是一样,而内部真实因素却非常复杂,二元思维是绝对看不明白的,这里面分为:

  • 规避警察注意力:分散居住避免一窝端

  • 架空:上下老总之间有利益冲突

  • 嫁接挂靠:凑到别的体系里免得太孤单

  • 甩下线团队:发展慢的分支怕下面人找麻烦,甩包袱

  • 提高门槛:有个分支整体比较有钱,分出去提高门槛

  • 管不住:把管得住的带走,管不住的留着

  • 合作:零散小团伙抱团多凑些人有学习气氛

  • 独立:主动被大老总要求独立,下面摊牌谈判后独立

  • 崩盘:大体系负面崩盘后,零散分支规避负面

  • 平移其他传销:比如搬家去秦皇岛、燕郊的广西团伙

  • 被打击传销扫荡:警察满天飞没办法发展,比如合肥

  • 有人被抓被判:被抓的是假的做歪的,保持距离避免干扰

再重复一次,这么多内涵反应到表面口头,就只有两个字,分流。每一次分流都是多种因素促成,主体因素是两大种,利益、安全!


分流分家套路展示,借口之奇葩一大片


  • 南宁饱和了,我们要分流

  • 北海发展好了,我们去支持防城港建设

  • 合肥有个天鹅湖广场,和五象广场一模一样

  • 合肥负面太大,有湖北人的团队到南昌,有江西人的到武汉

  • 防城港没调控,广场现象多,房子多人少,去防城港发展

  • 长沙月湖的调控力度很低,一年都没调控过

  • 今年国家领导人去了好几次贵阳,要发展贵阳

  • 成都搞开发四千亿,我们要过去支持国家建设

  • 西安有正面调控,说带着你的团队带着你的人脉来发展

  • 秦皇岛是国家改良制度,是行业第二代

  • 优化资本是省长第一秘书直接操作、为了解决行业难民

  • 燕郊的形势好,我们去那里发展

  • 我们要去和某某标杆体系合作

  • 现在团队上面某大老总人品极差、太黑,我们和别人合作

  • 我们先搬家,后面其他团队也会搬过来

  • 现在的体系太乱,我们要做好自律和他们划清界限

  • 现在的某某某老总管理不正规,我们要脱离


记住,这些只是借口,为了掩饰真实的负面。


真实的分流内幕如何判断


因为要对小老总以下所有人保密,借口是千奇百怪的我们不用关注,但是达成分流行为,大老总会通过小老总传递信息,给下面懵懵懂懂的人足够的时间,一个心理准备,先试探反应,然后再决定到底搬家不,如果下面人反对声音很多,这个搬家也是没办法操作的,所以大老总也不是搞的定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是看下面人是否抱团,抱团了就分化(分别做工作),工作做不通就傻眼。一旦有十个经理站出来说话,质问为什么要搬家,或者我们就是不搬家,上面老总也就要换套路了,这里面的人性别说分析,就是罗列一下都太复杂,先放放再说。


这些表面下的本质很容易找到原因,主要看外围警察打击力度,偶尔看内部老总之间斗争及心态,一般而言保密越严格的团队,一旦下面老总学会了、察觉了上面管理层大老总还在忽悠下面老总,脱离1040离开团队、独立、甚至举报的冲动就会很强烈,人性在这里面交织的异常复杂。


而对我们来说,分析这些真实的内因,就是分析人性,如何抓住重点说清楚,还需要时间慢慢梳理整理。


顺带说说其他的:


所谓正常出局


多数情况下都是不正常,因为再怎么出局,都不是按业务洽谈里说的来操作,这里不要有什么正常不正常、真假体系的想法,甚至有些不够聪明的人还说单线出局也是假的,这样就没办法看明白了。


大型团伙的多数出局,都有一个淡出的过程,比如我要出局了,我得安排好下面三个直接,要么移交权利要么擦干净屁股,通常1040的习惯认知为“我确保他们三个都上总了,上来了也有其他大老总带他们玩,或者是他自己会玩了”,就算完事儿了,只能送到这里。至于这后面才上来的一条腿或者两条腿的钱,怎么拿就不好说了,反正出局的是不拿,拿钱就有责任(行业黑话)。不要认为没人愿意出局,没钱的人当然不愿意,这种有钱的首先想的是自己兜里钱的安全性。


发展非常不均衡情况下,在出局者的二腿三腿上,这个后来上总的人和移交权利后的大老总,是怎么个安排,有的是交10%;


有的是交挂靠费(下面来一人给一单,就是10500,半单就是5000),有的就是帮忙找个合作体系互相讲工作,还有稀里糊涂被别的大老总收编的,这个就是各自谈判能力、势力大小、脑子机灵程度有关系,不好说清楚,因为这个角度没有相对标准的规则,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