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救援中心,反传销交流 

反传销救助咨询网-反传销找人-反传销寻人-反洗脑劝说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鞍山中绿传销惊魂:与传销擦肩而过

2021-11-1 15:5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62| 评论: 0

摘要: 鞍山惊魂:与传销擦肩而过(做各种标注纯属卖弄,但这些都是真的,望大家引以为戒)题记:虽然“三十而立”在当代社会已经不再是衡量一个男人是否成功的标准,但是来自周围的各方面的压力还是会让你倍感焦虑。作为一 ...
 
鞍山惊魂:与传销擦肩而过
(做各种标注纯属卖弄,但这些都是真的,望大家引以为戒)
题记:虽然“三十而立”在当代社会已经不再是衡量一个男人是否成功的标准,但是来自周围的各方面的压力还是会让你倍感焦虑。作为一个奔三的、一无所有的、出身贫寒而又急于改变现状的你,假如有一个“大富大贵”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是否会心动,进而深入了解?假如有一个刚认识不久,不求房不图车,貌似聊得很来,而你又不反感的女人想和你结婚,你是否会想抓住这次机会,早点成立一个家庭?毕竟现在是一个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社会。
传销,一群能说会道的人组成的一个团队,他们会抓住你内心深处的软肋让你慢慢沦陷。(我自己在网上查了一下,这类潜移默化的蚕食属于南派传销,非暴力型)下面是我的经历,大家引以为戒。

网聊阶段
春节在家无聊,偶然间想起某个广告里提到过一个名曰“探探”的软件,就安装了一个玩玩。作为一个空虚寂寞的老男人,总需要找异性,扯扯淡,派遣一下寂寞。虽然知道在里面找到一个结婚对象根本不靠谱,但是自己还是抱有一丝幻想,于是就只配对一下素颜或者淡妆的女生,毕竟真实一点。刚开始配对了几个女生,晚上偶尔聊聊各自的工作啊,兴趣爱好啊,故乡的风土人情啊,感觉还行,总比自己看视频玩游戏有意义。就这样,一个晚上,和那个身材小巧玲珑的女骗子“配对”了。(虽然后来她告诉了我她的名字,但是我也不知道真假,就用“骗子”代替吧)
开始时,骗子每天晚上主动找我聊天,问这问那的,说实话,让我有点受宠若惊,感觉她总在迁就我,毕竟之前的女朋友可没这么“通情达理”。就这样聊了几次,有天她问我:“你平时是不是不爱说话啊?”

我回答:“还好吧。”

骗子又问:“为什么不爱说话呢?”

我回答:“可能是性格原因吧,偏内向。”

骗子又问:“为什么内向呢?”

我回答:“应该和从小的家庭经历有关系吧,而且自己奔三了还一事无成。”

骗子又问:“可以说说吗?”
(骗子询问我的经历时,她之前总是主动找我聊天给我建立的好感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我当时想:“人家总是主动找你聊天,你都不给人家说说自己的经历,一来:有点不近人情,二来:一个网上的陌生人,说了也不能拿我咋地了”)
于是,我就把自己的经历大概说了说,现在回想起来,正是因为我的这些经历符合传销组织的狩猎目标了,骗子就发动了后面的攻势。

骗子听完之后,说了句:“对不起。”
然后又以很懂我,理解我的口吻说:“其实我和你有差不多的经历。然后她就开始和我倾诉愁肠了。”
这个时候,其实她企图和我产生一种“同理心”,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们需要彼此抱团取暖。
之后骗子每晚还是主动和我聊天,和我唠家常,聊工作什么的(她说她是妇产科医生),每次都聊到很晚都“舍不得”睡觉。每晚都这样,我作息规律都变了,有点扛不住,就催她睡觉,她说:“她想和我多聊会,舍不得早点睡觉。”现在想想感觉好可笑,我自认为可没那魅力,没那么优秀,让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对我如此倾心。

对于骗子来说,之前聊了这么多,估计是都铺垫好了。大概是聊了七八天之后,给我来了个欲擒故纵。她说:“我其实很少玩探探,也只是在今年春节前夕刚安装的,加我微信吧,当然加不加随你。”她说这句话除了欲擒故纵,还有给我暗示的意思,“我也不用探探泛滥交友的,也是刚玩”。

加了微信之后,还是每晚照常聊天,还总有各种暗示想和我交往,我就装糊涂,感觉我自己还没从之前阴影走出来。但是吧,男人谁没有点虚荣心,暗示的多了,我也就接受了,算是在网上默认了“恋爱”关系。
接下来的几天骗子就和我介绍鞍山有哪些好玩的,好吃的,特产什么的,屡次向我发出邀请去她那玩。

我说:“等我七八月份有空了吧。”

骗子说:“你要来就早点来,如果半年之后再见面,见面了感觉不合适的话,那这半年时间就全都浪费了。半年我等不起,我妈一直在催我找对象。”

我一想也是,早点理清关系,明确角色比较好,省的浪费时间,

我回答:“好吧,我尽量三月份就去。”

说到这骗子又抛来一个诱惑:“我生日快到了,好想有你陪着我过生日啊。”

我回答:“好啊,你生日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就去。”

结果骗子说:“等快到生日了我再告诉你。”

我问她原因,她说怕我忘了。当时我就有点疑虑,女的不都是提前好久就告诉男的生日吗?到时候男的是否还记得女的生日也算是一个考验,她到“贴心”,等快到了在告诉我。(现在想想,她的生日应该是假的,估计他们那个团队一直在约别人,拉别人入伙,提前告诉我生日,到时候我去了,他们没“档期”。后面的经历可以佐证我的猜测)

在有了一个约定见面的前提下,骗子和我聊得更开了。一如既往的每晚找我聊天,经常会说:“今晚我和某某朋友去玩了,和某个闺蜜去玩什么了。”简而言之,有好多介绍她朋友的话,从朋友的名字、职业,到经历、故乡,全方位介绍。而且还问我:“等你来了,我介绍你认识他们好不好”。

(我当时有点纳闷,一个女的给我介绍两三个死党就行了,其实名字也不需要说啊,反正我又不认识。网上聊天时,她悄无痕迹的给我介绍了她五六个朋友。现在想想,这是在为见到我时,给我引荐她那些朋友做铺垫,打消那么多人陪我玩给我带来的顾虑)

骗子的各种暗示还不只这些,说的先后顺序我记不清了,我下面就分点说了:
① 骗子问:“你来找我玩几天啊?”

我回答:“三四天吧,合适就继续,不合适也可以做朋友啊。”

骗子反问:“三四天?三四天你能认清一个人吗?三四天能确定是否合适吗?要是只来三四天你就别来了。”(语气步步紧逼,咄咄逼人,又一个欲擒故纵的手段)

我只好说:“好吧,如果有时间,我可以多玩几天,玩个十天半月的,不过你要管吃管住哦。”

骗子答应的很爽快,而且还语重心长地谆谆教诲我:“两个人在一起是需要磨合的,只要真心在一起,就绝对可以走到一起,相处三四天根本不能确定是不是合适。”

当时我想反驳她:“按照你的意思,男女相亲的时候,只要见面了就一定要合适,关键在于两人是不是真心想在一起,其实什么问题都可以克服,否则就是玩弄女性感情。”但是最终我没有说出口,感觉一个大男人不要和一个小姑娘计较那么多。
不管怎么说,骗子的这个目的达到了,成功让我答应她在鞍山玩十天半月的。

② 开始给我灌输“思想决定未来高度”的成功学理论。
一次聊天时:

骗子问我:“你在网上买东西多吗?”

我回答说:“还好吧,不太多,现在网上假的东西有点多。”

骗子讥讽我:“你这思想和我妈有点像,有点老顽固,你要是买便宜的当然假货多了。”

我回答:“的确是的,但是如果网上和实体店一个价位,我还是爱在实体店买,毕竟有保障。”

骗子紧接着问我:“但是实体店也有假的,你就能确定实体一定是真的。”

和骗子聊天时,她给我的感觉就是,“不要质疑我,我说的都是对的,你的
思想太out 了。”吵吵了一架后,骗子还教育我:“你这人太固执了,听不进
别人的意见,总感觉自己认为的就一定是对的。世界上没有人的认知一定是
对的,再这样下去你早晚要吃大亏的。”然而可笑的是,她说的就一定是对,
我不能提出任何不同观点,否则就会和我吵,呵呵。。。。。。我就完全当成一个
小女孩的倔脾气完全忽视了,懒得计较这些了。

骗子还问我:“你周围朋友有做微商的吗?”

我回答:“有啊,怎么了?”

骗子问:“你为什么不做呢?”

我的回答了各种原因,骗子总能问出一个又一个“为什么呢?”。呵呵

之后骗子又和我聊股票,谈直销,扯保险,总之都是一些类似的虚拟经济,
总之就是给我传达一个意思,“你的思想要开明,在这类事物刚兴起的阶段,
如果你住了机会,就会大富大贵”。思想决定高度。

③ 一个事后我才明白的铺垫,钱包和身份证丢了。

一次晚上聊天时,她说她今天不高兴,我问她原因,她说她亲人不相信她。

还问我:“你会相信我吗?”

我回答:“你说说到底什么事嘛?”

骗子说:“我的钱包和身份证丢了,我爸妈不相信我,你会相信吗?”

我当时超级纳闷,丢个钱包很正常啊,你说丢了就丢了,我为什么不相信呢,当时真是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可怜兮兮地问我:“你相信我钱包和身份证丢了吗?”

后来可能是他们那个团队有“档期”了,骗子终于告诉我了她确切的“生日”,她的生日是我和她网上认识40多天之后。

见面第一天

骗子和她的的闺蜜“社会女”(名字不知真假,就叫社会女吧)凌晨去火车站接我,我着实感动了一把。等把我接到她们的住处,差不多凌晨五点左右。她们住的是一室一厅的旧式楼房,客厅也有张床。骗子和“社会女”睡卧室,我睡客厅,大概休息了两个小时。我们就都起床了,起床后骗子说要带我出去玩。“社会女”说她要去忙她的生意了,我问骗子“社会女”做什么生意,骗子敷衍了我一句,我也就没追问。

骗子领我吃完早饭,就带我在鞍山逛啊,比如烈士山,景子街什么的,总之都是人多的地方,中午吃饭也是在人流熙熙攘攘的大排档吃的,我根本没有起一点疑心。


晚上,骗子和“社会女”联系说在老地方吃饭,然后我们三个在饭馆碰头了,吃饭期间,骗子一个劲儿地夸“社会女”,说“虽然她学历低,但步入社会早,经历丰富,别看她年龄小,可她有担当,老家里的好多家具都是她花钱采购的,她一直想要靠自己混的出人头地”。同时“社会女”也夸骗子多么好,要让我好好珍惜。当然她俩还是夸我比较多,说我什么可靠啊,坦诚啊,一定是一个好男人啊,总之,一直在给我“戴高帽”。


晚饭后,她们又开始实施下一步计划,给我介绍她们这个圈子的成功人士。吃完晚饭才八点多,“社会女”建议出去玩会,于是打电话问她们朋友在哪,她们朋友说在某个公园看跳广场舞的。于是我们三人就去了。见面之后,一阵寒暄。刚见得两个人是一对情侣,暂且代号“成功男”和“清秀女”吧。


“成功男”似乎和我一见如故,聊得很来,他开始给我介绍他的经历,说他是怎么打拼的。他曾经是一名专科毕业的火车司机,在中国铁建工作,在当司机的一年内,他写过好多文章(国企党群部一般都需要征集通讯稿),在他的周围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力。碍于他的这种影响力,公司领导把他调进团委管宣传。期间他又练习了摄影和国画,拍过《钢铁与诗》等微电影,赢得了各个奖项。并且在他打拼的路上又认识一些国画和电影制作方面的成功人士,真的假的我也不清楚,总之只是他说。“成功男”还给我介绍了他的各个头衔,某个作家协会的作家,某杂志的编辑,他还说在他即将升为处级干部时自己辞职了。开始在他国画老师的帮助下接工程,整了几个“高速公路项目”。当时我感觉有点可笑,没有点明。

当晚我自己在网上查了一些“成功男”的个人信息,至少那些诗歌啊,微电影啊还是真的,我自己也不知道我面前的这个人是不是真是百度搜索到的那个人,还是只是相像而已。(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在百度百科上查了一下传销,上面说:传销组织里确实有一些成功人士,知名人物,但是不多。这样更容易引人入钩,有疑虑的自行百度吧。)


当天晚上,我、骗子、“社会女”、“成功男”、“清秀女”,在那个一室一厅的住处,聊到将近十一点才分开。“成功男”和“清秀女”离开了,和早上一样,我睡客厅,骗子和“社会女”睡的卧室。她俩还嘱咐我,要好好睡,明天早上不许早起哦,怕把她俩吵醒。当晚,我有点疑虑,骗子明明之前和我说“成功男”是一个很低调,话很少的人。可事实不像啊,“他一直在向我显摆他的各种成功,各种头衔”。现在想来,他的目的应该是让我对他产生一丝崇拜抑或羡慕吧,进而在以后的几天里可以影响到我。事实上他确实做到了,直到我听了他们团队的“小学课程”我才醒悟。

第二天,我、骗子、“社会女”大概十点左右才收拾完毕,我把买的生日礼物给了骗子。然后骗子领我出去玩了,“社会女”在家。吃完早饭和骗子看了场电影,期间我问骗子“清秀女”什么工作啊,骗子回答是也是做生意,但是我继续问她是什么生意,骗子就不回答了,让我自己去问“清秀女”。大概下午一点半左右时,骗子约“成功男”和“清秀女”一起吃饭,吃饭期间聊起各自的大学生活,聊得那是相当开心。给我的感觉是,骗子的朋友圈子和我的交际圈不一样,我多少可以学到一点东西,感觉挺好。


下午两点多吃完午饭,我们四个人就回骗子一室一厅的住处了。四人坐在床上闲聊时,

“清秀女”问我:“你女朋友(骗子)换工作了,不做妇产科医生了,现在和我们从事一个行业,你知道吗?现在告诉你,你生气吗?”


我回答:“换工作就工作呗,现在告诉我也不晚啊,我生什么气,毕竟才认识多长时间啊,而且还是在网上。”


“清秀女”说:“那就好,我们现在做的工作和股票啊,微商啊什么的类似。你来鞍山玩毕竟是冲你女朋友来的,不要因为工作影响你们感情哦。”


我回答:“没事,不会的。”


“清秀女”继续说:“要不我让人给你介绍一下我们从事的工作吧,你也可以为你女朋友把把关,我爸妈也来看过我的工作的,毕竟作为最亲近的人,你们是有必要了解们的工作的。”


我回答说:“不用了,我和“成功男”一见如故,聊得这么来,我相信他的判定力,既然他不反对你从事这个行业,我也不会反对我女朋友(骗子)做这个的。”


但是结果吧,还是拗不过他们三人,最终他们还是叫来一人,也就是“成熟男”,给我介绍工作。我当时想“至于嘛,一个工作而已,还得专门的人讲”。


“成熟男”那架势,真是专业,一支圆珠笔,五张A4纸就给我讲解起来,那是洋洋洒洒啊。我就凭记忆大概介绍一下内容了(本来打算用VISIO画个流程图,结果盗版软件过期了,大伙凑合着看吧):

他说:

打工 和 创业 都是为了赚钱


但是有两样钱我们不赚:一是违法的; 而是违背良心的。


(他首先是让我从做人底线方面认同他)


然后他问我:“你听过1982年无锡贷款吗?”我说不知道,他煞有其事的给我介绍一下,貌似他很懂哦。我追问细节,他也不知道了。


接着他又问我:“你知道股票的最初形态是什么吗?曾经国内有一只“股票”自从发行就一直升值,好多人因此都发财了。”我反问他,那现在这个股票还有吗?不可能一只升值吧?后续怎么处理的。那傻逼“成熟男”又解释不了了。


之后和我扯旧版人民币升值、邮票升值问题。我直接给他怼回去,“不用介绍,这考验的是投资眼光”。后来又和我扯,“假如有一个行业100%赚钱,你信吗?”

我说:“不可能,别说的那么绝对。”他说:“对,世界上没有100%的东西。”他继续向我显摆:“世上的纯金都不是纯的,含金量只有99.9%。”我又给他怼回去了:“知道,世界上最纯净的物质是单晶硅,但也不是100%。”我说的那傻逼无奈一笑。


(现在感觉这些话他是再给我灌迷魂汤,以显示他多么懂投资)


后来他问我:“你感觉我们做的这个生意是买呢还是卖呢? 我们是在熟人多的老家做生意赚钱呢,还是在陌生的地方赚钱呢?”说实话,对于后来他这些问题,我完全感觉不到逻辑性,纯属扯淡。都不提自己的产品质量好不好(期间他提到过一句他们做中老年妇女保健品),就谈赚钱,这不是空中楼阁吗? 我回答的他的是:“只要产品质量好,价位合适,在哪都赚钱。”


但是他又来一句:“我们没有产品,我做的和债券相似。”至此,我确定他完全是在瞎比比了。


然后他开始给我介绍安利直销的弊端,说他们公司的营销模式多么好。大概分为:经理、科长、主任、组长、业务员五个级别。每人只有两个下线:例如,一个经理下面两个科长,一个科长下面两个主任,一个主任下面两个组长等等,以此类推。当一个主任下面的两个组长都晋升为主任时,那么该原主任就晋升为科长。当然各个阶层都保底工资,经理月薪高达28万。不过按照他们的说法,当升为了经理,赚的钱到了100万时,就被强制出局,貌似很公平哦,呵呵。。。。。。。他还补充到,“我们这个团队中,最厉害的3个半月赚够100万出局,最慢的一个也才28个月”,我调侃似的问他:“那你干了多少时间了?”他说:“想知道啊,以后告诉你。”


大致总结为:两条下线,五个阶层,互帮互助,我推你拽,逐级晋升,满百万出局。


总之吧,他给我讲了将近三个小时,写满了五张A4纸,抛出各种诡辩证明他们公司的制度是多么完善。后面的我都懒得听了,不管他说什么我都“嗯啊,对,是的”这样回应他。最后讲完,他说:“这是我们的小学课程,我们的中学课程是某位成功人士讲的,大学课程是某个院士团队下面的教授讲的,你有空可以听听。”


本来吧,我以为他讲完了就没事了,我就当听个乐呵。听他说这话,我才意识这可能真是一个传销组织。于是我在去卫生间时给同学个短信,大概说明了一下情况。


讲完后,“成熟男”走了,还剩下我和骗子、“成功男”、“清秀女”四人。


我对骗子说,“我大概也了解你们这个工作了,至于中学课程和大学课程我就不听了。你做这个我也不反对,注意作息和饮食规律就好。反正最长28个月不也就出局了嘛。”


这时骗子有点原形毕露了,说:“我利用我的朋友情谊,把朋友叫过来给你介绍我的工作,你就这态度,你就这样对待我的朋友?”


整个一泼妇似的。“成功男”和“清秀女”在旁边打圆场,“不听就不听了,别因为工作伤了感情”。然后这事就过去了。晚上出去吃饭时,我好好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确定了住址,在去卫生间的时间里发短信告诉了我同学,那时还没想走的念头,毕竟天都黑了。(现在想想,刚住进去时,我自己神经太大条了)


晚饭后我们四人回到住处,买了个小蛋糕,给骗子过生日。期间“成功男”和我聊起爱情观,说什么作为一对情侣或是夫妻,最重要的是担当,为彼此担当,而我反驳他说是信任。(当时我没啥感觉,现在想想他之所以想让我认可他的“担当”,无非还是为他们的主题服务,美其名曰是为骗子把把关,其实还是让我去听课)十点半时,那个“社会女”给骗子打电话,说今晚不会来了。之后快十一点时,“成功男”和“清秀女”说要走,骗子说:“这么晚了,就别走了,反正有两张床。”然后他俩就留下了。这次我和“成功男”睡卧室,她俩女的睡客厅。其实,我这时吧,就感觉有点不对头了,感觉他们这都是事先打算好的。果不其然,晚上“成功男”开始进一步和我套近乎,聊家常。我大概敷衍几句,把问题扯到他的奋斗经历上去了。当晚我大概两点才睡着。

第三天,早上八点半起床的。虽然有点想走,但是有找不到合适的理由。真有点顾及自己的修养问题,没理由翻脸不认人啊,毕竟之前他们也没害我。(这恰恰是最可怕的,他们做事不触及你的底线,让你无处发力)


吃完早饭,我们四人正在走路时,昨天给我上小学课程的那个“成熟男”给骗子打来电话,说现在正好老师讲大学课程呢,机会难得,让她带我去听听吧。此时,我严肃的警告骗子:“我昨天就说了不听了,今天还想让我去听,你千万别领我去啊,如果去了我发现是上课,我扭头就走。”我就和她吵了起来。这时她闺蜜“清秀女”开始“看不下去了”,她质问我:“你就这样对你的女朋友吗?我作为她闺蜜可为她打抱不平。”之后我和“清秀女”走后面,他们走前面,我和“清秀女”边走边吵,她开始设身处地的为我考虑:“你担心什么啊,我们又没有害你,只是让你听下课而已,为她把把关。”我还是拒绝了。其实昨晚我就想看看他们的身份证,感觉提议去网吧玩合适。于是我就说,咱们去网吧玩吧。她说他们没带身份证。而骗子的身份证早在未见面之前就告诉我丢了。(此时,我只能感慨套路真深啊)

等我们走到住的楼下了,我就直接说了:“上去开门吧,我去取东西要走了,不玩了。”他们三人就轮番说教我,“别走了,先去玩吧,晚上你要走的话,你在火车站等着,我们把东西给你送过去”。总之是打消我的各种疑虑。我见不行,退而求其次,先去拿东西吧,我不住这了,我去住宾馆。他们同意了。


上午十一点左右开好宾馆,考虑到安全问题,即使贵不少,也开了个有窗户的。然后就去逛街了,吃完午饭。“成功男”说有点急事离开了,就剩下骗子和“清秀女”陪我逛。她俩带我去逛大润发超市,真是瞎逛,直到偶遇了她们另外一对情侣朋友,“八婆女”和我“老乡”,我才意识到这完全是在拖延时间碰头啊。在超市,那“老乡”和我聊天,聊得不亦乐乎。他说的话,期间有些漏洞,我反复问,他也没改,我也没点破。(当时也有点怀疑可能是自己记错了)


大概三点左右出了超市,“清秀女”提议去我住的宾馆休息会吧,宾馆就在超市对面,“八婆女”十分诚恳地问我:“方便吗?”我虽然不太想他们去,但还拉不下脸来不让他们去,就答应了。


于是我们两男三女就进了宾馆。在房间里聊了几句,他们就把话题扯到“课程”上,“老乡”先开始温情攻势,说什么,“我也是被朋友约过来的,开始也以为受骗了,曾经在逛街时还把约我的小女生扔下跑了。后来发现没什么,也就留下了。你现在的状态是正常的,我们也不会害你。我们要是害你也不会等到今天,你看我们没限制你人身自由吧,没没收你的身份证和手机吧。你究竟有什么好担心的。难道你怕我们给你洗脑,小学课程你也听了,没被洗脑吧?难道这点自信有没有吗?”总之啰里啰嗦一大堆,期间“老乡”还问骗子:“他去过咱们家了吗?”骗子回答:“没有。”那时我才知道,我的住处只是他们的一个过渡点或是考察点吧。他们所谓的“团队”应该有一个大本营。那我更不敢去了,我不想接触他们核心的东西。于是我就一句话,我不去听就是不去听。


见没效果,“八婆女”又开始以为闺蜜打抱不平的攻势逼我。那家伙和泼妇骂街没区别。说我“你这种男人太没担当,为女朋友的工作把把关都不行,你这是在玩弄我闺蜜(即骗子)的感情”。她就以那种道德绑架的架势逼我,见面了就要克服一切困难在一起。如果一个人这时太好面子,还真就会答应她,还好我脸皮厚。我就反问:“按照你们这理论,凡是相亲见了面的女的就一定会结婚啊”。最后,他们轮番对我说了一大堆,我还是不答应。


然后,“八婆女”和“老乡”又改变态度,开始同理心攻势。可笑的是他们讲述的从小的家庭经历和我惊人的类似。什么他们也吃了很多苦,知道父母不容易,为了让父母过上好日子他们才这么打拼的。还说:“你看看你,奔三了,一事无成,你难道想浑浑噩噩过一辈子吗?现在有个机会摆在你面前,你为什么连了解一下的勇气都没有呢。说难听点,就你这种眼光,这么胆小的人,你都不知道什么是机会。”总之是各种刺激我,我依旧依依反驳了,没敢翻脸,虽然在是商务宾馆。


最后,我说:“你们别说了,行吗?人都是犯贱的,你们越劝说我越反感,现在我根本听不进去了”。这时,那骗子开始发威了:“我朋友们好心好意陪你聊天,你就这态度吗?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究竟在担心什么啊,一个大男人,你要是害怕就直说。”直指男人的软肋,进一步逼我。我就说:“你猜对了,我确实害怕,现在你们走吧。”说完我就打开了房间的门,请他们出去,那“八婆女”可横了,还不走。我说好,你们不走,我走行了吧。我离开门去拿行李的时候,“八婆女”把门关上了,堵着门不让我走。我把她拨开下楼了去退房了。


(在他们给我上了小学课程之后,平时总是有意无意的暗示,或者劝说我去听听课,好多话我是串联不起来了,以上只是大概介绍了一下他们的套路)

归程

退房时,还有点尴尬,上午开的房,下午就退。赢着宾馆服务人员诧异的目光,我笑笑:“出门在外,还是谨慎点好,自己的安全重要。”那我领班低声对我说:“你也是被约来的吧,前几天就有一个,在这住了好几天才走,你走的时候注意安全,可能会有人跟着你。”(这更让我确信了,如果我来早了,他们根本没“档期”)我说了声谢谢。出了宾馆我就打车直奔火车站了,为了怕有人在火车纠缠我,我多加了两块钱让出租车师傅开到售票厅门口。我赶紧买了最早离开鞍山的火车,这时整个人都开始已经神经兮兮了。总怕周围某个人是他们“传销组织”的。出售票厅,进进站口时,我向四周瞟了一下,真的看到那个骗子和“八婆女”在火车站,她们真的在等我。我头也不回的进站了。


进站后,我一直待在车站警察附近,我打下招呼:“叔,有人跟着我,我在这待会,我没有不良企图。”警察叔叔说:“没事,被传销骗来的吧,在这待着吧”。呆了几个小时,火车到站了,我踏上了回家的火车。在火车上我都一直在东张西望,一直担心是否有人跟着我上了火车。


回到家时,也没敢和父母说,怕他们担心,给同学报个平安。当时感觉真的是刺激啊,现在回想起来,十分后怕。虽然我固执的认为,如果他们是南派传销,以自己的智商不会被洗脑,但是如果他们是北派传销,最后摊牌时采取了强制措施,我还回的来吗。。。。。。。。。。。


后记反思


一、我是因为轻信网上认识的人,差点被骗进传销组织。好多读者可能认为是我傻逼,自己才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这点我承认,自己的确傻逼了。但是,这三天的见闻,让我了解到,他们中也有好多人是被朋友,同学,亲戚骗进去的。希望大家引以为戒:(1)如果某人约你去玩,或者看工作,倘若他自己都解释不清,那么该翻脸就翻脸,该走就走。(2)去见朋友时,带够钱,身份证随身携带,别把钱花光了。


二、朋友带你见得陌生人多时,要提高点警惕性。现在传销组织已经不只是在发达的一线城市,现在在二三线城市他们也已经“开花结果”了。


三、好奇心不要太强,不要自以为是,“只要不被强制,只是上上课我不会被洗脑”。借用某个电影里面的台词:“现在这帮小逼孩儿,连手淫都戒不了,还想试试吸毒,自认为不会上瘾。”我感觉传销洗脑和吸毒差不多,“不能拒绝诱惑就远离诱惑”。


四、我想说给传销组织里的人:你们待人处事十分到位,说话办事圆滑老到,你们有激情,有能力,不空想,讲究实干,团队精神超强。如果你们的产品真的质量有保障,你们的确会发财。但是如果没有好的产品做支撑,除了发起人会发财,其它后加入的人只是待宰的羔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